主页美文欣赏生活美文

臭小子,你轻点,弄疼我了|办公室被强奸小说

2020-04-11 16:19  本文已影响人  晴天


  之后她就有点儿按耐不住了,开始用烟头往我身上戳,倒不是真烫我,而是吓唬我,还说:“跟姑奶奶我装清高呢是吧?付遥,我草你妈的有本事别躲啊!”

  自打我妈没了以后,我很是忌讳别人骂我妈,尽管我知道那只是口语,但那一瞬间我有史以来的第一次爆发了,我狠狠地把课本摔到了桌上,怒气冲冲地指着她:“林熙,你闹够了没有,你再骂我妈一句试试,信不信豁出来这个家我不待了,我也抽你几个大嘴巴!”

  她显然是被我突然的吼声吓了一跳,整个人懵在了那里,但也只是那么一恍惚的功夫,随即她便从包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瓶对着我的眼睛连喷了两下。

  顿时我的眼睛便看不见了,随之而来的是那种辛辣和酸疼蔓延我的全身,我心里一凉,是后妈买给她的防狼喷雾剂!

  顾不得其他,我赶紧蹲坐在地上用手使劲儿地揉着双眼,以减缓辣椒水对我双眼的刺激。

  可就这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觉我的脖子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套住了,紧接着便是让我难受到极致的窒息。

 臭小子,你轻点,弄疼我了|办公室被强奸小说



  我下意识地用手摸过去,才知道那是一条皮带,就是上次后妈抽打我用的那条,而当时我真的就像一只狗一样被林熙紧紧地用皮带给拴住了!

  我拼了命的去撕扯套在脖子上的皮带,可是竟全无作用,随着皮带越勒越紧,渐渐地,我甚至感觉自己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就连意识都开始有点模糊。

  那一刻我害怕极了,我怕她真的会借着点儿酒精的作用杀了我。

  就当我筋疲力尽几乎是快要咽气的时候,皮带突然松了点力气,我也借机把皮带挣开,从我的脖子上拿了下去。

  之后我趴在地上,大口喘息着粗气,我恨不得把她杀了,但我的眼睛一点儿也睁不开,摸不准她的位置,所以我只能放弃了这个念头。

  她一把揪住我的头发,醉醺醺第对我说:“喘不上气的滋味儿很爽吧?”

  我没敢作答,突兀地我便觉得一个软绵绵湿滑的物体送进我的牙关,那那是舌头!

 

  接着,我感觉到我的气血上涌,她的舌头在我的口腔里肆意妄为地搅动着,那是一种比被皮带勒紧脖子还要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有那么一恍惚,我甚至有点儿迷失,我的舌头也情不自禁地跟着她的节奏转动起来

  就在我欲火难耐,想要在朦胧中把她压到身下的时候,她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啪”的一声脆响让我猛然间清醒过来,再之后,我便听到重重地摔门声!

  就这样的日子,我默默地承受了一年半,转瞬到了中考的时候,我知道那将会是我命运的转折!

  我发了疯一般的学习,不惜透支自己的身体,点灯熬油的复习功课,尽管在此期间我受到了更多的屈辱甚至是虐待,尽管妹妹还会时时刻刻地来找我麻烦给我捣乱,但这些终将成为过眼云烟,我的生活即将重新开始,在朗朗读书声的校园里,在没有人知道我过去的校舍里

  因为我相信,只要我考上市里的重点高中第一中学,我就能离开这个地狱一样的家,因为那里实行的是全封闭式管理,那样我就会顺理成章的住校!

  而至于妹妹林熙,打死我都不会相信她也能考上一中!

  然而,在放榜的那一天,我彻底的傻眼了,我终究没能逃脱命运的捉弄,林熙竟然凭借着舞蹈特长作为艺术特长生,被一中给破格录取了!

  当时我的眼前一黑,只感觉气血翻涌,像是被瞬间抽空了所有对未来的希望和梦想,感觉自己就像是那滑稽的孙猴子,永远也跳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

  但所幸的是我们不在一个班,也正是因为如此,我又燃起了那么一丁点儿仅存的希望,只要我努力学习,只要我再熬三年,我一定会考上名牌大学,远离这个城市,这个家,还有她和后妈!

  于是我咬牙坚持着,她还是没变,和上初中的时候一样,时不时地来我们班级对我呼来喝去,也经常地让我在同班同学面前出丑。

  课间的时候,“付遥,这是这个礼拜的脏衣服给我洗干净了送到我班上。”

  午休的时候,“来,给你十块钱,你跳墙出去给我买盒塔山,剩下的赏你了。”

  上课的时候,“付瑶你他妈想死说一声,我的电话你敢不接!姑奶奶不介意抽你一顿!”

  诸如此类,久而久之的,我成了班上的软柿子,同学们也跟着肆无忌惮的笑话我,欺负我,趁着我午睡在我的脸上画王八,往我的水壶里撒尿。

  更过分的是每一节的体育课,体育委员都会安排我去当守门员,然后二十几个同学定点罚球轮番踢,我也常常被搞得鼻青脸肿,他们会故意往我的脸上踢。

  然而我却无法拒绝,因为我一旦拒绝,我的体育成绩会被体育委员划上不及格,而我们那个体育老师根本就不管事,酒蒙子一个。

  对此,除了隐忍我还能怎么做?我不是没有试图去找班主任告状,但当全班五十多个同学的统一口径把我置于对立面的时候,班主任老师选择了相信他们,并且说了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话:“他们怎么就不欺负别人,专挑你欺负!你以为你长得好看?”

  直到有一天,还是万恶的体育课,体育老师猫在办公室里醒酒,体育委员陈宇组织班上的同学玩跳马,自然而然地,我成了全班唯一的一个马!

  低腰弓背的我,看着地上被拉长的影子,一个又一个的同学从我的身上跨过去,心里只想着时间能快点儿过去,只想着那下课的铃声能早一分打响。

  然而就在铃声响起的一刹那,我刚要直起腰,突然感觉脖子一沉,是体育委员陈宇!

  他故意假装跳不过去骑跨在我的脖子上,双腿用力地夹着我的脖子让我挣脱不了,他就像是将军一样,在全班的同学面前卖弄着他那一脸陶醉胜利的表情!

  “驾,驾!驮着我回班!”

  “哈哈哈哈!”

  全班同学笑得捂着肚子,乐得前仰后合。

  是的,忍耐也要个限度,我疯了似的用双手想掰开他的腿,并且想狠狠地捶他两拳,豁出去了一切难以想象的后果,没商量,我他妈就是要干他!

  别看陈宇是练体育的特长生,但在我玩了命似的冲着他的裤裆抡拳下,他惨叫了一声从我的脖子上摔倒在坚硬的水泥路面上。

  我发誓,那是我第一次动手打架,那一瞬间仿佛压抑在我心口的所有郁气全部被释放了出来,我的热血在燃烧,在沸腾,似乎我所有的暴力因子在那一刻被引爆!

  舒服,从来没有这么舒服过,这或许就是发泄的力量,我大骂着“操你妈”,冲上去骑在了陈宇的身上,对着他的脸颊左右开弓。

  尽管他的口中一个劲儿地叫喊着我错了,别打了,服了,别打了

  但我却没有丝毫想要放过他的意思,因为我红了眼,我想要把这两年来所受到的所有的屈辱和委屈给发泄出来,很不巧的是,陈宇成了那只替罪羊!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不知道谁在后面狠狠地踹了我一脚,把我从陈宇的身上给蹬开了,并倒在了地上。

  我下意识地想回头看一眼到底是谁,然而,当我真正看清的时候,是数不清的拳头和飞脚如雨点般向我砸落而来。

  显然,全班的同学最终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站在陈宇的那一边,他们开始毫不客气地对我进行围殴,因为他们忌惮陈宇的混子朋友,忌惮陈宇会因为他们的袖手旁观而找他们的麻烦。

  而我,呵呵,自然还是他们眼中的那个软柿子,好捏,好欺负,因为他们打心眼里的瞧不起我,打心眼里的相信就算把我打到住院也不可能有任何人来替我出这个头!

  我拼命的护住我的脑袋,尽管此刻我已经遍体鳞伤,但我不后悔,就像我不后悔对我爸永不低头那样,对于这帮狗屎,起码我付遥今天找回了身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缓过劲来的陈宇,打我打得尤其的凶,最后变成了四五个同学把我摁在地上,他拼命地用脚跺我的头,脖子,膝盖

  “操你妈的,敢打老子,今天我非他妈整死你!”

  就在我疼得快要失去知觉的时候,我的耳朵里传来一声炸耳的尖叫。

  “哥!”

  我支撑着沉重的眼皮,抬眼,远远看见的竟然是林熙,她手里拎着一块板砖,疯了似的向我的方向跑了过来!

  林熙她她是在叫我吗?不会是被打得出现幻觉了吧。

  与此同时,陈宇停止了对我的施暴,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没想到等林熙跑到他的跟前,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二话不说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板砖呼了上去!

  我支撑着沉重的眼皮,抬眼,远远看见的竟然是林熙,她手里拎着一块板砖,疯了似的向我的方向跑了过来!

  林熙她她是在叫我吗?不会是被打得出现幻觉了吧。

  与此同时,陈宇停止了对我的施暴,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没想到等林熙跑到他的跟前,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二话不说照着他的脑袋就是一板砖呼了上去!

  “砰”的一声,陈宇被砸得直挺挺地栽倒在地上!

  那一瞬间,我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捏了一把,打死我也没有想到,在我最危急的时刻,救我于水火的竟是这个时常欺负我,侮辱我,甚至虐待我的妹妹,林熙!

  这一板砖镇住了所有的同学,甚至有一些男生的腿都有些打颤了。

  林熙她拎着板砖站在同学们的中间,目光及其冰冷地在每一个同学的脸上扫过,让人不敢与其对视。

  接着,他一把揪住我的衣领,用板砖指着大部分同学,说出了一句让我感动至今的话。

  “你们都他妈给我看清楚了,他叫付遥,我林熙的哥哥,他只有我能欺负,从今往后谁要是胆敢碰他一根手指头,地下躺着的那个煞笔就是他的下场!都他妈给姑奶奶滚蛋!”

  哄的一下,同学们搀起躺在地上痛得直哼唧的陈宇,一哄而散。

  我怔怔地看着她脸上的那股子认真劲儿,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就像是翻起了惊涛骇浪一般,从那一刻起,我对她的认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颠倒!

  “付遥,不是我说你,你他妈能不能给姑奶奶爷们一点!”林熙撇着嘴问我。

  果然,她又恢复了那副让我厌恶的嘴脸,我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只是傻傻地杵在原地。

  其实我很想问她为什么会帮我,但话到了嘴边又被我生生地咽了回去。

  “靠,你真是个怂包!赶紧去医务室看看去啊,你让他们打傻了啊!”

  良久,她骂了一句,冲我嚷嚷。

上一篇 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