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美文欣赏生活美文

老妇女玩小伙小说:把奶头绑起来狠狠扯长

2020-04-11 16:19  本文已影响人  晴天

靳封臣愣了愣,看了她一眼,似有些犹豫,不过很快便点了头。

 

江瑟瑟上前两步,敲了敲门,对屋内的小家伙道:“宝贝儿,菜饭都做好了,再不吃就要凉了,你出来好不好?”

 

屋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不过门依旧紧闭。

 

江瑟瑟再接再厉道:“你看,我辛苦了一天,肚子已经好饿了,你出来陪我吃好不好?不然的话,待会儿阿姨就该胃疼了,说不定还要吃药看医生,好可怜的。”

 

屋内又是一片静默,过了半晌,门开了,露出一个小脑袋。

 

靳封臣有些诧异。

 

换做以往,这小家伙赌气,基本都要一个星期以上,才会消气。

 

全家人一块哄,都没用。

 

万万没想到,这个叫江瑟瑟的,居然两句话就能让他妥协。

 

靳封臣忍不住多看了身边的小女人两眼。

 

江瑟瑟没注意,倒是很开心的把小宝抱了出来,道:“小宝真乖,走,咱们去吃饭。”

 

小宝点点头,看都不看他爸一眼,又重新坐回椅子上,准备吃饭。

 

江瑟瑟见靳封臣站在那,似乎也没反对的意思,顺便问了一句,“靳先生吃过饭了吗?要不要一起?”

 老妇女玩小伙小说:把奶头绑起来狠狠扯长

 

她只是问个客气,谁料,靳封臣居然应道:“好,麻烦了。”

 

江瑟瑟愣住,心说,你倒是不客气。

 

不过好在今晚饭多煮了些,所以江瑟瑟立刻去添了一副碗筷,道:“要是吃不惯,到时候再去外面吃。”

 

靳封臣淡定夹了一块排骨,咬了一口,道:“味道不错。”

 

江瑟瑟松了口气。

 

接下去吃饭时间,气氛多少有点尴尬。

 

特别是对面还坐着一个大男人。

 

这才第一次见面啊,情形简直诡异。

 

好在旁边有小宝的存在,江瑟瑟时不时给他剥个虾,亦或者喂口饭,完了又擦擦嘴,注意力瞬间也就分散了。

 

一顿饭吃完,江瑟瑟收拾餐桌,又给父子两泡了茶消食。

 

喝完,心说两人应该也差不多要走了吧?

 

靳封臣似能瞧出她的心思,顺势开口,“今晚谢谢江小姐的晚餐,时间也不早了,我先带小宝回去。”

 

江瑟瑟暗暗松了口气。

 

还当他打算住下来呢!

 

于是立马应道:“不客气,一顿饭而已。”

 

小宝一听却急了,当场搂住江瑟瑟的腿,满脸戒备的看着他爹,“我不回去,我要和阿姨在一起。”

 

靳封臣蹙起眉头,“不许胡闹,你已经打扰了别人一整天。”

 

“我喜欢阿姨,要和阿姨睡。”

 

小宝倔强的说道,双手抱得更紧了。

 

江瑟瑟也有些愕然。

 

白天的时候,她感觉小宝对自己很是喜欢,却也没想到,居然打算留下来,和自己一起睡。

 

江瑟瑟见靳封臣脸色不好,急忙帮劝,“小宝,你该回去了,要不然爷爷奶奶会很担心的。”

 

“不要,就要跟瑟瑟阿姨睡。”

 

小宝仰起头,眼眶红红的,像只小兔子,里面还闪着泪花。

 

江瑟瑟心都要碎了。

 

这小可怜样,简直不忍心赶他走。

 

所有劝说顿时全堵在喉咙口,眼睛下意识地往靳封臣看去。

 

也不知道把小宝留下来,会不会让他觉得,自己是要攀高枝?

 

靳封臣也没料到,小宝居然对一个刚见面的女人,如此依赖。

 

但还是坚决道:“跟我回去!”

 

他并不会把小宝留给一个,刚认识一天不到的女人,单独相处。

 

江瑟瑟多少也看出靳封臣的心思,只好狠下心道:“小宝,以后你要是想来就来,但是我这边真的没地方睡,你还是跟你爸爸回去吧?好吗?”

 

小宝使劲儿摇头。

 

靳封臣没那么多耐性,大步上前,将人抱了起来,“闹脾气也该有个限度,别仗着我宠你,就为所浴为。”

 

小宝被这么一呵斥,直接哽咽了,双眸倔强的瞪着亲爹,不想妥协。

 

靳封臣不想惯着他,扭头对江瑟瑟道:“今晚打扰了,江小姐

没什么。”

 

江瑟瑟不在意地摆手,然后眼睁睁的看着父子两离开。

 

屋内,转眼空了起来,江瑟瑟有些恍惚了一下,旋即拍拍脑袋,心说自己这是怎么了。

 

不过是刚认识一天不到的孩子,怎么就这么不舍。

 

大概是因为小宝太惹人爱了吧?

 

……

 

夜色降临,华丽地迈巴赫,在马路上划过一道亮色。

 

车厢内,气氛凝结。

 

小宝赌气的将脑袋瞥到一边,看都不看他爹一眼。

 

靳封臣有些头疼的捏捏眉心,也不打算哄。

 

家里人过分宠溺,养成这性子,总该有个人来调节。

 

车子一路到了家门口。

 

车门才打开,小家伙就一溜烟爬下车,嗖的往屋里跑。

 

沿途的佣人管家问候,都没回应,径直回了房间,关上房门。

 

不一会儿,里面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摔东西声音。

 

甚至还有玻璃被打碎的声响。

 

管家在门外听得心惊胆颤,急忙去找靳封臣,“少爷,小少爷这是怎么了,一个人关在房内发脾气,可别伤到自己才好啊。”

 

靳封臣眼色沉了沉,道:“别理他。”

 

管家哪能不管。

 

老爷和夫人疼小少爷疼得跟眼珠子似的,要是伤到,估计又要吵闹。

 

到时候整个家,鸡飞狗跳,头疼的还是少爷啊!

 

“少爷还是去看看吧,小少爷毕竟还小,闹脾气也是正常,好好哄,也是能听进去的。”

 

靳封臣捏捏眉心,只好去敲门,“靳北宸,你要闹到什么时候?”

 

门内压根没人理会,噼里啪啦声响依旧,末了还传来一道轻哼。

 

管家和靳封臣心中都是一紧。

 

靳封臣干脆利落抬脚,踹开了门。

 

就见小家伙跌坐在地上,手指被割破了口气,正在流血。

 

管家大惊失色,急忙唤来佣人,“快,快去拿医药箱。”

 

靳封臣跨过满地废墟,三两下把人抱起来,眼底又怒又无奈,“现在高兴了?”

 

小宝抬起头,“我要找瑟瑟阿姨。”

 

靳封臣,“这么晚了,不准。”

 

小宝开始挣扎,“那我不包扎,你放开我,我最讨厌爹地了。”

 

靳封臣头疼浴裂,耐着性子道:“你为什么会喜欢她?你跟她认识不到一天!”

 

“我就喜欢瑟瑟阿姨,她有妈咪的感觉……”

 

小宝红着眼眶,可怜道。

 

靳封臣面色一滞,所有的怒气,似乎都消散了下去。

 

他还以为,他和别的小孩不同,不会想要找妈妈。

 

以往老夫人也物色了不少名媛千金,想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庭,可这小子都看不上。

 

结果现在却对一个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女人,说有妈咪的感觉。

 

靳封臣,心情很复杂。

 

那个女人,他都还没了解过。

 

“先包扎,其余的事,回头再说。”

 

“包扎完去瑟瑟阿姨那。”小宝坚持。

 

“已经很晚了。”靳封臣试图说服。

 

小宝开始哭,泪水哗哗地,“我不要爹地了,走开。”

 

管家在旁边很是担心,连忙劝说,“少爷,您就同意他吧,这伤口再不包扎,血都要流干了。”

 

话有点夸张,但毕竟也是伤口。

 

靳封臣咬牙半天,最后只能无奈妥协,“不许哭,包扎完伤口,我就带你去。”

 

小宝闻言,立刻停止哭泣,小肩膀还一抽一抽的。

 

等包扎完,靳封臣二话不说,抱着人又离开家。

 

……

 

彼时,江瑟瑟刚洗完澡。

 

门铃再度急促响起。

 

疑惑去开门,就见一大一小站在门口。

 

江瑟瑟……

 

靳封臣抱着小宝,走了进来,开门见山道:“江小姐,如果不麻烦的话,可能要叨扰你一晚了,小宝一直吵着要找你。”

 

江瑟瑟一喜,连忙接过小宝,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

 

靳封臣唇微微一扬,“那就好。”说完,自顾自到旁边沙发上坐下。

 

江瑟瑟有点懵逼。

 

他……这是不打算走了吗?

 

留下来的,不是只有小宝一人吗?

 

“靳先生,你……”

 

“嗯?”靳封臣一脸理所当然,“看你这也没多余的房间,我睡沙发就可以。”

 

江瑟瑟目瞪口呆。

 

什么叫睡沙发就可以?

 

他还真要留下来啊?

 

靳封臣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变化。

 

看这表情,似乎还有点不情愿?

 

要知道,这整座锦城,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妄想爬上他的床,又费劲多少心机想攀上靳家。

 

倒是头一回瞧见这样的。

 

看着倒是有趣。

 

靳封臣也没拆穿,只是满脸兴味道:“有问题?”

 

“呃,没问题,呵呵……就是觉得我这沙发有点小,您睡这有点委屈了,所以……您完全可以先回去,小宝交给我,你明早再来接走就可以。”

 

实在没必要住下来啊!

 

我可是个单身弱女子,要是被人知道和陌生男人待一晚上,以后还要不要嫁人了?

 

靳封臣轻笑道:“委屈倒是不至于,不过,江小姐要是愿意分我一半床,我也是愿意的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