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美文欣赏生活美文

仙女棒轨迹拍照|玩弄帅警察的黑

2020-04-11 16:19  本文已影响人  晴天

江瑟瑟同样疑惑盯着他。

 

这小正太单从衣着上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只是此时,他盯着自己的眼神,着实有些难以言喻。

 

就仿佛,在打量着一件……稀世物品。

 仙女棒轨迹拍照|玩弄帅警察的黑

 

江瑟瑟被自己这想法弄得有些哭笑不得。

 

颜以菲没什么耐性,瞪着地上的小正太怒问,“你是谁?不知道上班时间,公司不能乱闯吗?”

 

“吵死了。”

 

小正太漫不经心瞥了她一眼,又酷又冷,顺势伸出一根小手指,指着颜以菲,命令道:“你!现在立刻去把地上打扫干净,记得用、手、擦!”

 

颜以菲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生生气笑了,“你说什么?”

 

他居然敢叫她去擦地?

 

“听不懂?”小正太顿时一脸鄙夷,“长得丑就算了,智商还这么捉急,看来这公司也不过如此,本少爷实在很有必要重新考虑一下,该不该让你们负责我的生日宴!”

 

颜以菲压根没想到,这小东西居然如此毒舌,气得浑身都在战栗,“哪来的野孩子,你爸妈没教你,要尊重大人吗?真是没家教,今天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话落,竟是扬起手,要朝小正太打下去。

 

江瑟瑟吓了一跳,几乎是条件反射扑了过去,将小正太抱进怀中。

 

这么小的孩子,这一巴掌打下去,可怎么得了?

 

其余人也都惊了一下,心说:这么萌的小正太,颜以菲怎么也下得去手!

 

保镖同样惊了惊,旋即震怒,“放肆!小少爷也是你能打的么?抓起来!”

 

不到两秒,颜以菲就被两名保镖一左一右给控制了。

 

所有人纷纷傻眼。

 

颜以菲也有些错愕。

 

她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对待,更别说旁边还有一干下属盯着。

 

登时一怒,挣扎道:“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保镖却死死禁锢着她,纹丝不动。

 

卓越创意的总经理李胜闻讯赶来,态度急切道:“几位保镖先生,消消气儿,我这下属没眼力见,顶撞了小少爷,真的很抱歉,希望你们大人有大量,能放过她。”

 

刚才李胜在顶楼办公室,听说靳氏集团的小太子光临这里,原想着好好迎接,哪知道,这小太子居然跑来企划部。

 

他听到消息,立刻赶了过来,结果就撞见了眼前这一幕,吓得简直魂飞魄散。

 

要知道,为了搭上靳氏集团这条大船,卓越可是费了不少心思。

 

要是因为这个,导致合作的事情功亏一篑,那他绝对去撞墙。

 

保镖不屑冷哼,“你们员工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骂靳氏集团的小少爷是野孩子,没教养!”

 

众人闻言,纷纷震惊!

 

这个又软又萌的小正太,居然就是靳家小太子爷!

 

难怪这么小就这么有范儿!

 

颜以菲整个人也傻了眼。

 

原本还在惊怒的脸,刷地一下变得苍白。

 

得罪了靳家小太子,她还会有好下场吗?

 

万一把两家公司的合作搞砸,那她的饭碗恐怕都保不住。

 

李胜脸色一阵铁青,战战兢兢道:“真的很对不起,我这就让她给小少爷道歉。”说完,气急败坏的瞪着颜以菲,“颜经理!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道歉?”

 

颜以菲觉得很丢脸,但这时候已经顾不上面子了,急忙道歉,“对不起,小少爷,刚才是我有眼无珠,顶撞了你,还希望你不要跟我计较。”

 

小正太却仿若未闻一般,理都没理,整个人窝在江瑟瑟怀中。

 

白皙的脸蛋仿佛能掐出水,黑曜石般的大眼睛亮闪闪的,小巧的鼻子高挺笔直,粉润的唇微微抿着,一双小短手亲昵地搂着她的脖子,似乎没有放的意思。

 

江瑟瑟本来就很喜欢小孩子,见着就想抱。

 

这会儿抱着,也没想放下。

 

更别说这小家伙身子软乎乎的,又乖巧,而且,还有一种从未有过的……亲昵感,于是,更不想放手了。

 

颜以菲见小正太迟迟不给回应,心下越慌,忍不住又开口,“靳小少爷?”

 

小正太总算有点反应了,凉凉瞥了颜以菲一眼,“你应该道歉的人不是我,而是这位漂亮阿姨。”

 

颜以菲满脸耻辱。

 

要她和江瑟瑟这女人道歉?

 

做梦!

 

“怎么,不肯?不肯就算了,不过,之前同意与你们合作的项目,我会让我爹地重新考虑的。”

 

小正太不紧不慢的指挥旁边的保镖,“我们走。”

 

保镖领命,立刻松开颜以菲,就要护送他离开。

 

李胜急了,赶紧拦住,“小少爷,您别急,颜以菲她非常愿意道歉。”接着阴沉沉看向颜以菲,道:“颜经理,与靳氏集团的合作,是全公司上下所有人努力才争取来的,如果你想搞砸,那么请你立刻卷铺盖走人,我这公司也留不下你!”

 

颜以菲闻言,脸色一阵铁青。

 

这小太子是铁了心要给江瑟瑟讨公道。

 

她要是不道歉,恐怕没有好下场。

 

满心不甘,可最后还是咬牙道:“好,我道歉。对不起。”

 

“没诚意。”

 

小正太一脸嫌弃。

 

颜以菲深吸了口气,忍下所有羞辱,冲江瑟瑟弯腰躬身,道:“对不起,刚才那样对你,真的很抱歉,请你原谅我。”

 

江瑟瑟看她那低声下气的样子,心中除了畅快,还有几分讥讽。

 

平日里狗眼看人低,仗势欺人,没想到也有向人低头的一天。

 

李胜见颜以菲总算妥协,连忙站出来打圆场,道:“小少爷,这歉也道了,您看……我们两家公司的合作?”

 

“地可还没擦。”小正太不依不饶。

 

颜以菲耻辱咬牙,自觉接口,“我这就去擦。”

 

说完,立刻出去拿来清扫用具,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地上的水渍,用布擦了个干干净净。

 

所有人看在眼中,丝毫不感到同情。

 

平时颜以菲对江瑟瑟什么态度,大家都有目共睹,今天有这下场也算是自作自受。

 

待颜以菲擦完地后,小正太总算满意了,“今天的事,我就不计较了。不过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我的生日宴活动,不许她参与。”

 

李胜满口答应,“没问题,没问题。”

 

“那没事了,我要走了。”

 

小正太扭头盯着江瑟瑟。

 

江瑟瑟会意,连忙要将他放下。

 

谁料,小正太双手却扒得紧紧的,就是不下来,还软萌地命令她:“你抱我下去芙蓉苑。

 

一套单身小公寓内,江瑟瑟正围着围裙,在厨房忙碌,打算做晚饭。

 

旁边,小正太端着一杯牛奶,正来回转悠,好奇打量着周围环境,“这里就是阿姨平时住的地方吗?”

 

“是啊,房间很小,肯定不比你家里豪华。”

 

江瑟瑟随口应道,顺手把切好的菜,装入盘子里备着。

 

小正太仰着脑袋问她,“家里就只有阿姨一个人吗?”

 

“是啊。”

 

“阿姨没家人吗?”

 

“有,不过都不在这,平时就一个人。”

 

小正太沉默了一下,似乎担心她会难过,连忙严肃的拍拍她,轻柔安慰道:“别怕,以后加上我,就两个人了。”

 

江瑟瑟听得好笑。

 

真是……人小鬼大!

 

越看越喜欢。

 

“好了,阿姨准备做菜了,这里油烟大,你出去外面坐一会儿,很快就好。”

 

“好的。”

 

小家伙乖巧地点了点头,立刻出去,坐在沙发上等着。

 

江瑟瑟开始忙碌。

 

她平时为了省钱,习惯自己做饭,厨艺倒是熟练。

 

三菜一汤,一个小时不到便上了桌。

 

有海鲜,有排骨,还有青菜,荤素搭配有致,色香味俱全,一看就令人十指大动。

 

不过,江瑟瑟还是有些担忧。

 

毕竟眼前这位是靳家小太子爷,平日山珍海味吃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吃这些家常菜。

 

江瑟瑟给小正太盛了碗饭,道:“你先试试看,要是不合胃口,就跟阿姨说,阿姨再带你出去外面吃。”

 

小正太点头,拿着小勺子,舀了口饭塞进嘴里,嚼得使劲,两边脸颊,一鼓一鼓的,很是可爱。

 

江瑟瑟笑了笑,正准备坐下一块吃,就听门铃声急切的响了起来。

 

江瑟瑟不禁有些奇怪。

 

平时家里不会有人来,会是谁?

 

带着疑惑,她走去开门。

 

迎面就见一道颀长的身影,杵在了家门口。

 

俊美如天神的面庞,宛如鬼斧神工之作,漂亮地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五官精致到画笔难描,清冷的眉眼,如夜色深海般幽邃。

 

一袭笔挺考究的西装,紧裹着挺拔的身躯,看起来丰神俊朗,包裹在长裤下的腿,修长禁浴,气质、身材皆完美得无可挑剔。

 

这还是江瑟瑟长这么大来,第一次见到如此优秀的男人。

 

一时之间,都忘了反应。

 

好不容易回神,刚要开口询问男人的身份,就听身后传来“哐啷”一道响。

 

江瑟瑟急忙回头看去,就见小正太将勺子摔在桌上,很是傲娇地“哼”了一声,然后便迈着小短腿,冲进了房间内。

 

还关上了门!

 

靳封臣:……

 

江瑟瑟:……

 

她心中不解,心说这是怎么了?

 

还在疑惑中,就听面前的男人,徐徐开了口,“你好,我是靳封臣,是小宝的父亲。”

 

江瑟瑟一愣,有些错愕。

 

她也想过,靳家人早晚会找上门,却没料到会是靳封臣亲自来。

 

对于眼前这位人物,她也是有所耳闻。

 

传闻,此人行事低调,冷酷寡情,乃商界传奇,权势滔天,身份尊贵,人见人畏。

 

他的弟弟靳封尧,同样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在商界也是赫赫有名。

 

换做以往,这样的人,怕是跟她江瑟瑟八竿子也打不着。

 

没想到今天却亲自降临自己这寒酸的小窝。

 

江瑟瑟勉强回了神,应道:“你好,你是来接小宝回去的吧?”

 

“嗯。”靳封臣颔首,往里瞧了一眼,问,“可以进去吗?”

 

“当然可以。”江瑟瑟连忙侧身。

 

靳封臣大步跨入,一米八多的身高,往那一站,江瑟瑟更加觉得自己这小窝狭小了。

 

靳封臣倒是没什么反应,只是下意识打量了一翻。

 

房子虽小,却布置得非常温馨,桌上还摆着热腾腾的饭菜,看着莫名的……暖心。

 

靳封臣也不知道自己内心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来之前,他就看过江瑟瑟的资料。

 

大致了解了这女孩儿的背景。

 

当时心里觉得,江瑟瑟接近小宝,或许带着目的。

 

毕竟,对外传闻,他向来是不近女色的,小宝也不喜欢陌生女人接近,难得喜欢她,想来多少会讨好小宝。

 

江瑟瑟站在身后,并不知道他的想法。

 

只是在瞧见靳封臣注意桌上的饭菜时,有些难为情。

 

“我这边都是些粗茶淡饭,小少爷可能会吃不惯。”

 

靳封臣闻言,淡淡道:“没那么娇气,他什么都能吃,今天倒是多谢江小姐照顾他了。”

 

江瑟瑟连忙摆手道:“没有,小宝很乖的,呃……就是不知道突然怎么了……”

 

“这跟江小姐无关,大概是跟我赌气,把他叫出来就好。”

 

说着,靳封臣走到了卧室门口,敲了敲门,道:“小宝,该回家了,出来。”

 

小宝没吭声。

 

靳封臣似乎早料到会这样,耐着性子又道:“赌气三天,也该消停了,你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

 

江瑟瑟在身后听到这话,无端有些想笑。

 

小宝依旧无动于衷。

 

靳封臣拧起了眉,语气也转冷,“靳北宸,给你一分钟时间,现在就出来,否则我就闯进去。”

 

屋内总算有点动静了,不过似乎依旧没有要出来的意思。

 

江瑟瑟看不过眼。

 

这又是威胁,又是恐吓的,会出来才怪。

 

于是忍不住出声提议,“靳先生,要不……让我试试?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