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2019-04-19  本文已影响人 

“大根,还是将被子盖上吧,这要万一被……”

“这里可不比城里,除了我爹家里没别人,怕个啥子。”

“可是,我……”

当方冉侧着身体向前看的时候,竟然正对上了王铁柱,立马傻住了。

王大根并没有接话,而是继续对着方冉的后花园用尽全力的伺候着。

可能是角度的问题,王铁柱并没有将视线转移到方冉的脸上,而是一直盯着她的白皙大长腿,还有那若隐若现的大蜜桃和后花园。

渐渐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将自己的裤带给解开了,其实就是一根布绳子。

当方冉接着王大根身体做掩护,看到王铁柱大命根子立起来后,竟然更加兴奋了。

“公公真的好强壮呀,如果能将大根的换成公公的,一定更加幸福吧!”

第一章

方冉是大学时公认的女神,樱桃小嘴,粉嫩的脸蛋,两个大蜜桃特别的凸显,伸手可握的小蛮腰,白皙的大长腿,还有那饱满诱惑人的翘臀。

尤其是那对水灵大眼睛,每次一笑,就好像会说话似的,可招人了。

今天是她和老公王大根新婚的日子,按照王大根当地的风俗,第一天公公要陪着儿子和儿媳妇一块躺一晚上。

晚上十点,酒宴结束后,方冉抬起头看着公公晃晃悠悠走进来后,竟然开始脱衣服了,顿时吓的差点叫出声来。

这时,王铁柱却对着她喃喃说道:“闺,闺女,大根喝醉了,爹今儿个陪你可千万别生气,俺们这的风俗就这样。”

王铁柱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脱去身上的衣物,很快竟然只剩下内裤了。

方冉有些难为情的低着头,不敢继续看下去,生怕看到不该看的。

最让她难以启齿的就是,大婚之夜竟然要在公公的面前脱衣服,而且还是一丝不挂的。

见方冉一直坐着不动,王铁柱便继续喃喃补了句:“闺女,时候不早了,十二点之前不好好躺着,可不吉利妮。”

被王铁柱这样一鼓动,方冉只好咬着下唇,强忍着将红旗袍给解开了。

方冉在脱下红旗袍的时候,竟然无意间看到了王铁柱脱下内裤后的样子,顿时让她大吃一惊。

“公公的好大呀,比大根的强壮多了。”

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激动,方冉竟然一直盯着王铁柱的命根子看,身体也渐渐有了反应。

王铁柱虽说喝了个半醉,可意识还算清醒,见方冉露出红奶兜和红内裤后,也是双眼直冒光。

这时的二人,竟然毫无顾忌的盯着对方,如果没有公媳之间这层关系,很可能已经……

王铁柱可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自从老婆十年前意外去世后,他便在没有碰过女人了。

可即便如此,他也绝对不会在自己儿媳妇面前乱来,这样岂不是为老不尊嘛。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了两声,随后便对着床边走了过去。

方冉快速回过神来,脸通红的低着头,不敢在去看他。

一边解开奶兜,一边在心里暗暗的说着:“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能看着公公的命根子胡思乱想呢,这也太羞耻了。”

当方冉解开奶兜后,王铁柱刚好转身坐到床上,侧眼却是撞上了方冉这般碗口大小的蜜桃,粉红色的大蜜桃看的他顿时全身火热,竟然渐渐立起来了。

可能是太久没有看过女人了,更何况是方冉这般白净又丰满的年轻女人呢。

看的王铁柱不停的咽着口水,双手竟然有种想伸过去抓住两个大蜜桃的冲动。

低着头脱下内裤的方冉,在缓缓转身的时候,却无意间看到公公王铁柱立起的命根子,顿时给惊呆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王铁柱的命根子立起来竟然如此之大,竟然还有了想吞进嘴里的冲动。

王铁柱猛的摇了摇头后,便快速掀起被子躺下了。

方冉见状后,这才回过神来:“刚才的想法实在是太荒唐了,我怎么能对自己的公公有这般不道德的想法,这怎么对得起老公呢。”

可是,方冉的身体反应,却渐渐出卖了她最直观的想法。

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灌满了男人们的浓浆

第二章

方冉将内裤脱去后,便缓缓上床躺下了,随后王铁柱便将灯关了。

二人都特别的紧张,都在往两边靠着,尽量不碰到对方。

可王大根家条件有限,这婚床还是二叔王铁墙亲手打造的,比正常的双人床都还要小一些。

原本身板就宽实的王铁柱,和方冉两个人盖着一床被子,自然是有些小的。现在可是深秋,夜间的温度还是很低的。

“闺女,向爹这边睡着点,不用意着凉。”

听了王铁柱的话后,方冉便缓缓将身子移动了几下,渐渐靠了过去。

由于都是裸着的,当方冉靠到王铁柱身子的时候,顿时好像触电一般,全身一下子发烫了起来。

这时的王铁柱,酒劲也渐渐过去了,他很清楚自己身边躺着的是谁。

可渐渐贴过来的方冉,身上自带的那种年轻女人的体香,着实让他兴奋不已。

可能是和方冉肌肤的微妙碰撞,使的他竟然又渐渐立起来了,双腿一直交叉着,生怕被方冉不小心给碰上了。

公公和儿媳妇裸睡虽说是风俗,可这公公要是在儿媳妇面前反应如此强烈,儿媳妇知道后会生气的。

方冉渐渐也开始冒冷汗了,闭起双眼后,脑海中竟然还浮现出了王铁柱命根子的画面。

想着想着,她竟然开始流出水来了,顿时特别的难受,如果边上是王大根就好了。

“我这是怎么了?怎么能对公公这样乱想呢?万一忍不住,岂不是要出乱子嘛。”

可越是想控制情绪,脑海中就越容易浮现出王铁柱的身影来,王铁柱宽大的身板,还有那硬朗的命根子,竟然深深印在了方冉的脑海中了。

越想越难受,全身都开始发烫了,双手紧紧抱在胸口,双腿也交叉着,可这时的后花园已经开始下起雨了。

要是在这样胡思乱想下起,方冉真怕自己会流到王铁柱那边,黏糊糊的特别尴尬。

方冉快速睁开双眼,微微侧着身体看向窗外。渐渐平复下来后,正准备闭起双眼继续睡觉的时候,一直野猫突然串了起来,吓的她大叫一声,竟然猛的将王铁柱紧紧抱了起来。

王铁柱原本都已经平复下来了,可被方冉这样紧紧一抱,立马又开始膨胀了。

“闺,闺女,咋的了?”

王铁柱一边关心的问着,一边用右手轻轻拍着方冉的后背,这时的他们,整个身体都贴在一起了。

他竟然能感觉到,自己的命根子正在渐渐抵着儿媳妇的后花园,虽然不会直接抵进去,但这种感觉实在太刺激了。

方冉两个大蜜桃紧紧的抵着他的胸口,双手竟然还死死扣着他的脖子,这种诱人的姿势,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啊!

方冉抱了几秒后,突然将王铁柱给松开了,特难为情的转身背对着他,全身火辣辣的,特别的烫。

“爹,我,我刚才做了个噩梦,您别生气啊!”

王铁柱快速接了句:“没事就好,有爹在别怕。”说完,二人便都不在说话了。

可这时的方冉,满脑子都是王铁柱的身影,还有刚才紧紧铁柱王铁柱的时候,被他那硬朗的命根子抵着,她竟然很想让他直接塞进来。

  • 首 页
  • 1 / 2页
  • 下一页
  •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