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教育随笔

天降妈咪:萌宝来助攻|又梦到六年前的那个火热激烈的晚上

2019-04-07  本文已影响人 

第1章 捉奸



“该死的渣男贱女,竟然还敢挑衅我,看我不撕了你们!” 

叶子月白皙细腻的手臂撑在墙壁上,杏眼迷离的盯着电梯,等门一开,便摇摇晃晃的挤身进去。 

荧光键上的数字不停的闪烁,叶子月晃了晃脑袋,狠狠按下其中一个数字。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酒精不断挥发,脑袋也越来越不清醒。 

呼,找到了! 

叶子月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开装修得紧致豪华的大门,“你们!给我开门!” 

该死!信任的闺蜜,喜欢的男友,竟然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勾搭在一起!如今,还特意挑衅她,发了两人开房的地址。 

要是在忍下去,她叶子月就不是人! 

今天,她就要喝点酒,然后把他们喷得抬不了头! 

“嘭!” 

房间门倏地被人从里打开,叶子月猝不及防的跌倒在厚厚的地毯上。 
天降妈咪:萌宝来助攻|又梦到六年前的那个火热激烈的晚上
疼痛,让她雾蒙蒙的杏眸染上一层怒火。 

“不要脸的狗男女,竟然还真敢给我开门!” 

房间一片漆黑,只有门口透进几许微光,男人斜依在门边,大半边身体隐没在黑暗中。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烟草味。 

叶子月歪了歪小脑袋,眼中掠过一抹茫然。 

咦—— 

这人,怎么好像比白浪高了一些? 

或许,是她坐在地上,仰视的缘故? 

叶子月扶着墙壁,好不容易爬了起来,就听到男人低沉磁性,却冰冷刺骨的声音。 

“滚出去!” 

男人微眯着眼,眸中满是厌恶。 

这样送上门服务、或是试图引起他注意的女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真是烦得很。 

麻蛋! 

自己出轨了还这么的理直气壮凶人吗?! 

怒火,从心头不可抑止的升起。 

“啪!” 

叶子月用足了劲,狠狠朝着对方的脸颊甩了一巴掌。 

“出轨的渣男,揍死你!” 

空中,有一瞬间的凝滞。 

下一秒,男人面色沉冷得可怕,怒火,霎时间从心底里爆发而出,“耍酒疯还是故意吸引我?!” 

然而,他没等到回答,反而被女孩跳在了身上,死死的缠在他的身上。 

俊美的脸庞上,拳头犹如雨点般砸了下来! 

“呵,让你嫌弃我呆板木讷!让你出轨我闺蜜!打死你个臭白浪!” 

“你——” 

厉北言吃痛,忍无可忍的把把缠在身上的人扒拉下来,狠狠一甩。 

叶子月被甩到地上,身上传来的疼痛让她清醒了几分,模糊不清的视线中,印出一个颀长伟岸的身躯。 

视线往上,脸,虽然看不清楚。 

可,这、分明就不是白渣渣,而是一个陌生人! 

想到在这家酒店,或许就在隔壁,白浪正和夏雪在翻云覆雨,林子月心头就有股挥之不去的怨气。 

说她不解风情是吧?就让白浪后悔去吧! 

杏眸微眯成月牙状,绯红的眼角靡丽像盛开的花朵,叶子月诱人的红唇,溢出猫儿似的轻呼,指尖轻勾,“你……来陪我睡觉。” 

香艳的场景,看得厉北言满脑黑线,喉结却不自觉滚动一圈。 

他俯视着眼前的女人。灯光正好落在她胸前,形状美好,大小适宜……

第2章 你技术太烂



厉北言有些意动的俯下身体,薄唇几乎贴在叶子月的耳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雪白的颈边,“你确定,想睡我?” 

叶子月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顺势倒在男人怀中,小手紧紧揪住他的衣襟,吐气如兰,“我确定。” 

“啧。” 

厉北言轻嗤,眸色深谙的将人拦腰抱起,合上门,朝着房间中央的大床走去。 

男人高大的身躯覆了上来,叶子月的双手被高举过头顶,这种屈辱又羞耻的姿势,让叶子月抵抗起来。 

“虽然不清楚你口中的白浪是谁,不过现在,我只想让你好好感受我!” 

说罢,便狠狠贯穿…… 

翌日。 

日光扑洒进金碧辉煌的酒店房间,叶子月睁开眼,身体撕裂般的疼痛让她瞬间清醒。 

“我去!我竟然……” 

想到昨晚的主动和放纵,叶子月恨不得打死自己! 

天呐,她就这么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陌生男人!! 

混蛋男人都不会拒绝的吗! 

憋着一股火气扭头,就看见身旁还在沉睡中的男人。 

足以令女人疯狂的俊逸脸庞,肩宽窄腰,八块腹肌外加性感的人鱼线…… 

好像,也不是很亏。 

可,就这样走了,也太不甘心了吧。 

叶子月深呼吸,轻手轻脚从手提包里翻出纸笔和口红…… 

…… 

厉北言刚醒过来,就接到秘书的电话。 

掐断电话,下意识的看向身边,发现那人早就离开了。 

厉北言正要下床,倏地察觉到了某处地方的不对劲。 

掀开身上的薄毯,就看见自己那处被人系上一个粉色蝴蝶结! 

目光一凛,就在厉北言气得要把罪魁祸首抓回来时,床头柜边被一枚一毛钱的硬币压着的纸条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移开硬币,厉北言阅读上面的文字。 

“卑鄙先生你好,昨晚虽然是我主动,不过那是因为我喝多了耍酒疯,你却没有半点自觉的拒绝我!打你是我不对,这事就这么算了,你也别来追究我,毁坏我的名誉!鉴于你烂到爆的技术,恕我只能给你一毛钱的封口费。” 

一毛钱……烂到爆的技术…… 

厉北言额头青筋直跳,气血涌上脑门! 

气得一拳砸向台灯。台灯应声而碎。 

将纸条撕碎,钢镚扔进垃圾桶后,厉北言火速拨通司奕的电话,“你家不是有侦探产业吗?赶紧给我查出昨晚进我房间的那个女人是谁!” 

司奕惊讶调侃,“又有不知死活的女人上了你的床?行,这事交给我。” 

这时,秘书闯入酒店房间,满头大汗的道,“厉总,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请您赶紧跟我去公司。” 

厉北言敷衍的应了声,心不在焉的去了浴室。 

换衣服时,洗漱台上玻璃镜上映出他结实的胸膛,以及…… 

上面用口红画出来的,类似金针菇般的东西! 

“操!” 

厉北言忍不住爆了出口,粗鲁扯过毛巾沾了水狠狠擦拭胸膛。 

望着镜子里面色阴沉可怖的自己,厉北言下定决心: 

一定要把她抓回来、狠狠惩罚一番! 

十分钟后,司奕打来,“监控意外破损,不过要查也不是行,来,求小爷我一声。” 

“滚!”

第3章 请尽快泄一遍



六年后。 

京城机场。 

两个长相相似的粉团子手牵着手坐在椅子上,吃着同一个冰激凌,还时不时的抬起头,睁着黑葡萄般的大眼睛在人群中寻找熟悉的身影。 

小女孩一身粉色公主裙,小男孩一身黑色打了领结的小西装,两人衣摆处印着同样的卡通图案。 

“哇,我的天哪,这是龙凤胎吗?”人群中有小女生惊呼,拉着同伴不肯走。 

“长得这么像,还穿同款衣服,龙凤胎没错了!” 

“天呐,小公举在看我哎!哇好萌好萌,我的心都要化了!” 

叶轻轻小公举眨了眨眼睛,歪着脑袋笑嘻嘻的对围观她的人打招呼,“哥哥姐姐们好~” 

“小公举小王子你们好呀!” 

叶子月一来就看到两个小家伙被人围得水泄不通,微微一笑。 

两个小家伙在大不列颠国时就这样,经常被人围观,甚至还有星探邀请他们拍广告做服装模特。 

“轻轻,宸宸宝贝有没有乖乖等妈妈呀?” 

叶子月在一人一脸上亲了口。叶轻轻笑眯眯的举手要抱抱,“有的哦,我很乖的。” 

而一旁的叶宸宸默不作声的抹掉脸上的口水。 

看到这一幕的叶子月有些小心酸。儿子大了不亲娘了哎…… 

正准备把女儿放下去拿行李箱,就被人先一步夺下,叶子月对上一张干净利落的脸庞,两人相视而笑。 

“行李我来拿,你抱着小公举!六年了,为了白浪那个渣男,跑去人生地不熟的大洋彼岸,也太不值!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 

鹿萌又是欣喜又是埋怨的道。 

叶子月笑得没心没肺,“好了,别担心,当年的事我彻底放下了。这不是大学读完了,国外不好混,才想着回国找份安稳的工作养活两个小家伙嘛。” 

鹿萌轻叹,也不想再提这糟心事,岔开话题道,“虽然你是海归,不过想进恒瑞的人哪个不是名牌大学毕业又有能力的,而且……”你一个医生去做秘书干什么…… 

她轻叹了声,没问出口。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 

夜幕降临。 

叶子月坐在沙发中间,一左一右抱着两个小宝贝,三人正聚精会神的看着外语动漫,电话铃声响了。 

刚接通,就传来鹿萌带着哭腔的焦急声音,“月月,我爸又打我妈了!我得去看看,你帮我顶个班好吗?做完这个小检查就可以下班了!” 

出国前鹿萌就对她多有照顾,这会儿更是直接把她接到自己家里住。 

这份情意,叶子月自然不会拒绝。 

“好的,我马上就来,你说说我要做什么。” 

叶子月跟两个小家伙打了招呼,披上外套就匆忙出门。 

出租屋离医院近,小跑五分钟就到了。 

“男科……几号房来着?” 

看着这一排的房间,叶子月犹豫了一瞬,推开最里面的房间。 

她是学了五年临床医学没错,可是,这还是她第一次接触这类型的科室。 

想着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叶子月脑中气血一阵上涌。 

绯红着小脸,她看也不敢看,低着头就抄起仪器上的透明被子塞在那男人怀里。 

“先生,请你尽快去……咳咳,泄一遍。” 

好不容易说完这句话,叶子月不知往哪儿放的手就被那人甩过来的杯子砸了一下。 

伴随着对方冰冷冷的嗓音,“滚出去!” 

叶子月吃痛,瞪了过去,“你干什么?”

  • 首 页
  • 1 / 2页
  • 下一页
  •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