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教育随笔

进进出出花心滋润...舌头吸花核花液花之双生花

2019-04-04  本文已影响人 

老张终究还是走了,没能在今晚跟刘楚楚发生些什么,尽管他殷切期待,可大约半个小时后还有班机会降落,他还得回去继续工作。

 

 

而且眼下的处境,也不太允许他继续留在这里,他怕自己忍不住,把娇滴滴的刘楚楚给强行那啥了……

 

 

透过门缝望着老张远去的身影,刘楚楚长长松了口气。

 

 

可是不自禁地回忆起刚才发生的旖旎一幕,又让她瞬间感觉羞愧到几乎要自残。

 

 

那都是什么呀,竟然直接就把老张的、的……那里给吞进了口中,实在太过羞人了,这辈子所有羞人的事情加起来都抵不上今晚的半分。

 

 

而且现在口腔里还有那种怪怪的味道,甚至连喉咙眼里都有,真是丢死个人了!

 

 

刘楚楚羞羞的捂住了脸,纵然这时候屋内已经没有别人了,可她依旧是羞到不敢露脸,甚至连捂住脸的小手都感觉被烫得厉害。

 

 

“哎呀,刘楚楚,你羞死了!!!”

 

 

她羞羞地自我埋怨着,捂着脸前行,结果一个不小心撞桌角上了。

 

 

特别巧合的是,刚好就撞在女生身体最为敏感的位置,那一下当时就把她给撞傻眼了,双手下意识地捂住下面,原本还嫣红的小脸蛋儿立即转化为惨白。

 

 

她蜷缩身子蹲在地上,满脸的痛楚,甚至连呼吸都不敢。

 

 

直蹲了几分钟后,她才气嘟嘟的说道:“你傻呀你刘楚楚,有个桌子你都不记得,还撞到那里了,好痛哦!”

 

 

勉强起身窝在沙发上几分钟,这才舒服了许多。

 

 

随后她轻轻地掀开裙底,又扒开小裤裤仔细看了看,这才长松口气。

 

 

“还好,磕碰的不是很厉害。不过连碰一下都会那么痛,真要是把老张那么大的……放进来,还不得痛死啊?”

 

 

想想刘楚楚就觉得害怕,可随即又觉得自己愈发的有女流氓潜质。

 

 

“呸,刘楚楚,你这个贱女人,你瞎想什么呢……”

 

 

又是嘟嘟哝哝的自嗔了一会儿,刘楚楚这才起身走向浴室……

 

 

回到机场后,老张心情舒服了许多,直感觉整个人都年轻了几十岁,又变成了当年的棒小伙,活力四射,激情无限。

 

 

虽然今晚没有能够占有刘楚楚那娇媚的胴体,可好歹也算是有了实质性的进展。尤其是最后关头那张性感小嘴的一吸溜,简直是舒服死个人了,想想都美得慌!

 

 

吹着得意的口哨,精神百倍的老张一通忙活到天亮。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起床后的老张骑着电动车来到了刘楚楚住处。

 

 

他当然对这个小丫头还存有旖旎的心思,但更多的却是想着答应解决她跟顾芳菲之间的矛盾,所以他得先跟刘楚楚认真的谈谈,弄明白一些具体的事情。

 

 

可就在敲门的时候,他听见里面传来‘咚’的一声闷响,像是重物倒地。

 

 

再敲门也没什么反应,他有些担心,所以铆足了力气一脚将门给踹开。

 

 

门被踹开的第一时间,老张就见到了倒在地上的刘楚楚。

 

 

这时候的刘楚楚穿着非常性感,一件薄透的白色丝质睡裙套在身上,其内再也没有其他衣物,甚至老张都能清楚看透衣服内的旖旎美好,让他瞬间心潮澎湃。

 

 

可终究他还是忍住了,他更担心此刻双眼紧闭的刘楚楚到底怎么了?

 

 

快步上前将刘楚楚扶起,然后老张就感受到了她额头的滚烫,虽然刘楚楚现在还有意识并未昏迷,可以看起来整个人已经迷迷糊糊的了,话都说不利索。

 

 

不敢有半分耽搁,老张胡乱给她套了件长裙,然后就给送到了医院……

 

 

到了傍晚的时候,打着点滴的刘楚楚才能昏睡中醒来。

 

 

老张喂她喝了口水,然后赶紧把医生喊了过来。

 

进进出出花心滋润...舌头吸花核花液花之双生花

医生大致检查过后,对老张点头示意没什么大事,随即对刘楚楚展开了训斥。

 

 

“你怎么可以伤成这样?你身体下面的伤口感染相当严重,你是不是洗澡时没注意泡水了?我告诉你,你这是伤口发炎所导致的严重高烧,如果不是你父亲把你送来的及时,你很有可能会没命的!!!”

 

 

医生狠狠训斥了一通,又嘱咐些注意事项后就离开了。

 

 

在女医生走后,刘楚楚很是真挚的向老张道谢,但老张表示没什么。

 

 

可刘楚楚依旧很认真的道谢,“医生都说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很有可能会没命的。所以我欠你一条命,真的应该好好谢谢你。”

 

 

老张都被她谢的不好意思了,嘟哝道:“那你嫁给我当媳妇儿得了。”

 

 

“啊?!”

 

 

要不是老张随即表示是在开玩笑,刘楚楚可真就被吓坏了,毕竟刚才女医生还认为老张是她的父亲呢!

 

 

随后,老张又询问起了刘楚楚的伤口,为什么会伤的那么严重。

 

 

刘楚楚很羞涩,但终究还是红着脸低声说,“是让顾芳菲给磨的,她经常会在飞机上带我进卫生间,然后、然后、然后就强迫我脱下裙子,跟我用力磨、磨那里,还有丝袜穿在身上,所以就、就这样了……”

 

 

脑海中幻想起那旖旎的画面,老张莫名的有些兴奋。可是惦记起顾芳菲的所作所为,他又确实有些恼火,恨不能抄起皮狠狠抽她一顿,实在太可恶了!

 

 

正忿忿于顾芳菲的过火时,刘楚楚羞羞的声音突然传进耳中。

 

 

“张大爷,你能不能帮我把尿盆拿过来,我起、起不来床,我想小便……”

高烧初退,又联系好几顿饭没有进食,身体还伤着,刘楚楚没力气也是正常。

 

 

老张二话不说,低头就把床底下女性专用的尿盆给端了上来。

 

 

刘楚楚倒是接了过去,可握在手中颤啊颤的就跟帕金森似的,根本端不住。

 

 

“你这不行啊,这还没撒上小便呢就已经抖成这样了,这要是真解决完了,你还不抖漏的满身都是啊?”

 

 

老张适时地提出了自己的担心,而刘楚楚也意识到了这点,可她真憋的厉害,直感觉小腹都好像快要炸开了,已经多久没小便了,尤其是还打着吊瓶。

 

 

她苦着脸说道:“我憋、憋不住了,怎么办啊老张?”

 

 

从称呼上来听,她似乎已经将老张当成了自己人。

 

 

自己人也就不见那些外了,老张心有旖旎却满脸肃然,“那这样吧,我帮你拿尿盆接着,然后你解决好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碰你身子的。”

 

 

刘楚楚显得很是羞人,她倒是相信老张不会欺负她,这点昨晚的接触已经得到充分证实。可她一个大姑娘家家的,怎么让老张替她接啊,她感觉好尴尬好羞人。

 

 

可是,她真的要憋不住了,那种感觉好像随时都有可能漏出点什么来。

 

 

所以在沉默中犹豫了十几秒后,她羞羞点头,“谢谢你。”

 

 

这感谢的声音几乎若不可闻,但老张还是清晰捕捉到了,将尿盆接过后他兴冲冲地掀开了刘楚楚身上的薄毯,然后试探了个大概位置递到双腿撑开的刘楚楚身下。

 

 

“楚楚,这样可以吗?”

 

 

老张小心翼翼的关怀,让刘楚楚感觉到心里暖暖的。

 

 

只是这样真的不可以啊,她还有裙子和睡裙两件衣服在身上呢,如果就这样解决的话,非得尿湿了衣服不可。

 

 

只是当她费力伸手去掀的时候,却又根本维持不住,两只手还是无力地抖啊抖的,这真要解决起来那还不得像拿裙子筛尿似的。

 

 

见她不说话,老张瞬间明白过来,“楚楚,你要是放心的话,我来吧!”

 

 

刘楚楚羞红着脸蛋儿,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沉默中轻轻点头。

 

 

随后,老张就伸手探进了刘楚楚的薄毯内,更是摸索起她的裙摆。

 

 

可入薄毯的第一时间,他就触碰到了刘楚楚光滑温润的玉腿,直让刘楚楚那张俏然的小脸蛋儿变得愈发通红,也愈发的羞人。

 

 

老张解释,“我不是故意的,我也看不到,所以只能顺着你的腿去找了。”

 

 

刘楚楚知道老张也没办法,只好再度点头表示同意。

 

 

接下来的时间里,老张就光明正大地爱抚起那条光滑细腻的玉腿,从小腿慢慢的上移到膝盖,然后又一点点的顺着温润的大腿上滑。

 

 

真的好舒服,舒服到老张情不自禁的就有了反应。

 

 

而这种反应恰好就落在刘楚楚视线平行的位置上,直把她给羞到不行不行的。

 

 

可羞赧之余她还存着别样的心思,她在琢磨,老张……为什么那么强呢?

 

 

而且明明是件很羞人的事情,是件在平常看来应该很过分的事情,可眼下怎么并不讨厌,还隐隐有些、有些激动……

 

 

“老张,裙子到了,在上面撑起来了,你别、别摸了。”

 

 

在感受到那只火热的大手即将来到尽头时,刘楚楚这才反应过来,赶紧羞声阻止。再不阻止,她真怕老张触碰到她那里,然后让她产生更为强烈的反应。

 

 

老张恋恋不舍的撑起了裙子,然后将尿盆给递了进去。

 

 

当‘哗哗’的尿液冲撞尿盆声音响起时,老张忍不住的心乱了,他在脑海中恶意的幻想着,刘楚楚小便的时候,那里会是怎么样的一种状态呢?

 

 

心中越想越冲动,于是他再也忍不住了,故意装作脚下打滑身体倾斜,将盖住刘楚楚娇媚胴体的薄毯给猛地掀翻。

 

 

这一掀,当时就让刘楚楚的娇媚彻底暴露出来,而且是毫无遗漏的毕现眼底。

 

 

老张当时就兴奋了。

 

 

刘楚楚羞到不行了,“哎呀,你干嘛呀,老张!!!”

 

 

羞声抱怨中双腿赶紧并拢,连撒到半截的小便也都被迫停下了。可即便如此,却也依旧难以掩盖身下娇媚的美好暴露。

 

 

老张彻底被诱惑到了,他当真是不行不行的了,直感觉再憋下去那里肯定会爆掉。

 

 

恰好现在刘楚楚丁点反抗能力也没有,甚至连大声说话都难,所以他冲动了,欲望火焰彻底将他的理智焚烧殆尽,整个人全凭一股子冲劲做事——

 

 

尿盆被甩到一旁,他猛地伸手强行劈开了刘楚楚那双娇嫩迷人的玉腿。

 

 

“楚楚,对不起,我真的好喜欢你,我忍不住了!!!”

低吼如同狮王咆哮的话音响起同时,老张也弯下腰身,将脑袋深埋下去。

 

 

刘楚楚都要疯了,是羞疯的,也是难受疯的。

 

 

她完全没有想到老张竟然会这样做,可眼下已经容得她多想,她连忙开口拒绝,“老张,不、不要……”

 

 

老张却因为她的这种拒绝兴奋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而他的这种冲动也让刘楚楚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强烈刺激,被侵袭的她真的好羞人,可此刻更多的却是那种难以压制的冲动,她感觉身子就好像着火了,那种极尽疯魔的体验,是她前所未有的。

 

 

她甚至感觉到自己也像是被点燃了,她有种放肆的冲动,想让老张狠狠地占有自己,因为她感觉到了强烈的空虚。

 

 

那种空虚不单是心理上的,此刻身体上的空虚感受更为明显,她需要什么东西来填充自己。

 

 

“老张,不、不、不要了,好难、难受,我好难受~!”

 

 

她竭力央求着老张,希冀老张能够放过她。可是央求过后她有担心老张真的会松口,她甚至都能提前感受到老张松口后她内心中的那种失落。

 

 

好在老张并未松口,甚至还愈发的疯狂,嘴里时不时的还会有赞美发出,“楚楚,你的小脚丫真美,很性感,我不止一次的幻想着它穿上丝袜,被我……”

 

 

老张口中冒出的猥亵话语,让刘楚楚听在耳中羞在心头,更是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滚烫着。可是、可是她竟然感受不到半分的排斥,甚至隐隐还有些欣喜的受用。

 

 

她忍不住的怀疑自己是不是贱,又或者是被顾芳菲给欺负到极致后的本能渴求。

 

 

只是现在想这些真的不合适,理智告诉她,她应该阻止老张,所以她这样做了。

 

 

可她央求的话都还没说完的,老张就更进一步的、前所未有的欢愉刺激。

 

 

“老张、老张,好、好……好舒服~!”

 

 

原本她是想喊‘好难受’的,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话喊出口后就明显变了调调,她只是在那一瞬间感觉到了舒服而已,可她真没想这样喊出来。

 

 

而听到这种‘表扬’的老张则愈发兴奋,感觉自己的所作所为受到了褒奖,所以他也就愈发卖力的劳作着,更是脱掉鞋子褪下裤子爬到了病床上。

 

 

原本还有些享受的刘楚楚,在看到老张身下后顿时吓坏了,她惦记起了昨晚撞桌的痛楚,因而对老张那么吓人的东西感觉到了恐惧。

 

 

恐惧带来了理智,她连忙哀声求饶,“老张,不要这样,我求求你了,我还是女孩,你不能这样做,我要把第一次留给我的丈夫,我求求你了!”

 

 

原本老张是有大冲动的,可是当他听到女孩禁忌词汇后,他愣住了。

 

 

在当今这个社会,二十多岁的女孩尤其是漂亮到如同刘楚楚这种不像话的女孩,哪还会有贞操那种观念,反倒是谁真的20多岁了还是处女才会遭受到嗤笑。

 

 

可刘楚楚偏偏说自己就是,而他老张还本能的就对此深信不疑,他相信刘楚楚。

 

 

所以趁这瞬间的清明,他咬牙切齿的作出了选择,迅速来到床下站定。

 

 

他紧闭上了眼睛,连连的深呼吸,不敢再见刘楚楚的媚人娇躯,他真怕自己忍不住会强行糟蹋了刘楚楚,糟蹋了这个单纯女孩的第一次。

 

 

沉默了足足近两分钟后,老张这才强行压制住了心头魔鬼般的冲动。

 

 

他深吸口气,然后睁开眼睛帮刘楚楚盖上薄毯,诚挚道歉。

 

 

“对不起,楚楚,我原本答应过你不碰你、不伤害你,但是我食言了。我老张是个畜生,是个猪狗不如的杂碎,我替你打我,只要你能出气就好!”

 

 

说完,老张真对自己挥了巴掌,而且一下比一下狠,几巴掌下去就把脸打到血红。

 

 

他确实对刘楚楚有着很大的冲动,可那是基于你情我愿的情况下,眼下发生的这种事情让他感觉到难以接受,他不能强行占有刘楚楚,更不想就这样狠狠地糟蹋了刘楚楚的第一次,所以他作为一个真正的男人,强行忍了下来。

 

 

然而,就在他又一次挥动巴掌的时候,却听到了一声轻轻的阻止,“不要。”

 

 

在阻止声音传进耳朵的同时,他还感受到了身下被一只温柔的小手给握住。

 

 

随后,刘楚楚羞赧的声音传进他耳中,“老张,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知道你是一时忍不住的冲动所以才对我……那样,所以我不恨你,我相信你是个好人,所以、所以……我愿意帮你,用手帮你解决,不过就一次,下不为例……”

刘楚楚很害羞,不光羞于自己动手帮老张解决那种事,更害羞是主动提出来的。

 

 

只是她并不懊悔,也不觉得自己有多么冲动,她真的感觉到老张是个很好很负责的男人,虽然难免会魔鬼般的冲动,可想想十多年的鳏居也可以理解,况且在关键时刻还刹得住车,更是极为自责的抽打着自己耳光。

 

 

这样的男人,她真的不讨厌,甚至感觉还充满了成熟的魅力。

 

 

或许正是那份骤然间魔鬼般的冲动,才让她认为老张跟寻常老家伙的不同,那是份年轻勇猛般的冲动,背后活跃着的是火热的刺激……

 

 

老张也是对刘楚楚喜欢到不行,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了,心头更是斥满感动。

 

 

“楚楚,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顾芳菲再伤害你,不管用什么手段,都不允许她再作出半分伤害你的事情来!”

 

 

在享受着身下媚魂刺激的同时,老张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可刘楚楚却急切的说道:“不要伤害芳菲,她也是误会。”

 

 

这种时候还想着自己的好姐妹,这种极尽的善良,让老张动容又心疼。

 

 

虽然刘楚楚的性感小手确实让他很舒服,尤其是看到精致小脸蛋儿上淡淡的嫣红更让他兴奋,可老张还是毅然决然的阻止了刘楚楚的继续。

 

 

“楚楚,你已经受伤了,现在就好好休息吧,这种事情以后再说好了。”

 

 

刘楚楚一个女孩子家也不好强行要求继续,所以也就收回了手。

 

 

趁老张不注意的时候,她鬼使神差的将手掌放到鼻前轻嗅。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可是那味道,好刺激……

 

 

当晚老张调休,在医院陪了刘楚楚一晚,没有做出任何过分的举动。

 

 

……

 

 

第二天上午的时候,医生表示刘楚楚已经可以出院,老张送她回住处。

 

 

两人略聊了些话,随即老张就骑车赶去了机场,等待顾芳菲。

 

 

顾芳菲所带领的乘务组今天执飞,所以老张来找她一是替刘楚楚请假,二则是来告诉顾芳菲,希冀着可以解开两人之间的误会。

 

 

远处,顾芳菲旖旎婀娜的身影出现,妆容愈发的妖媚却不庸俗,裙子里面扭动的幅度也是越来越大,让老张看在心里火起在心头,冲动不已。

 

 

不过他还是惦记着正事,迈步迎着身穿制服肉色丝袜的顾芳菲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还不等老张开口的,顾芳菲就热情的打着招呼,胸前被紧绷绷撑起的衣服更是几乎迸飞扣子,“嗨,大叔,今天怎么感觉这么阳光?老帅老帅的!”

 

 

在评价‘老帅’的时候,顾芳菲那双迷离电眼还挤弄着,就如同电影里的韩国女演员似的,单凭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就能撩死个谁。

 

 

老张笑着打了声招呼,然后就招呼顾芳菲去了拐角后的卫生间附近。

 

 

那里僻静,说刘楚楚跟她的事情不会被别人给听到。

 

 

当老张婉转的提起这件事情了,顾芳菲当时就炸毛了,“老张,记住你姓张,不姓狗,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跟她的恩怨,还轮不到你这个老家伙才插嘴!”

 

 

看到顾芳菲那张猩红又性感的小嘴,老张还给惦记起了插嘴这个词汇。

 

 

不过他眼下更想办正事,也就压制住了那份心思。

 

 

可话都还没来得及出口呢,顾芳菲就再度开口了。

 

 

“我说昨晚我的汽车玻璃怎么无缘无故被人砸了,现在看来是你吧?怎么着,刘楚楚那狐狸精又把你给勾搭上了,你昨晚心疼你的小情人,又怕露脸后被我发现,所以就故意砸我车玻璃引我离开,好救你你的小情人?”

 

 

“老张你可以啊,那么骚气的小狐狸精你说睡就睡了,还真是小瞧了你呢!”

 

 

老张连忙做出解释,可顾芳菲压根就不信,甚至都不给他完整解释的机会。

 

 

后来她更是怒斥冲冲的暴吼,“行了,你不是我,你凭什么了解我的感受?我刚结婚没几天男人就被车祸把那里弄废掉了,而且还是我最好的闺蜜去勾搭的他,你知道我心里什么感受,你知道我想想以后的日子里要守活寡,我多难受?”

 

 

“你替刘楚楚那个小骚狐狸精来开罪,你凭什么替她?你能让我舒服吗?你能让我以后的日子里重新感受到做女人的快乐吗?我都不是小瞧你,就你老张这个年纪,看着身板还行,真要是办正事,别说干那个了,你就撒泡尿都得尿一鞋!”

 

 

老张平日里口舌不笨,可真面对顾芳菲这咄咄逼人时,还真还不上嘴。

 

 

不过顾芳菲的话也让他感觉到异常的恼火,谁特么扫泡尿尿一鞋?污蔑谁呢!

 

 

老张当时就怒了,也不管卫生间里有没有人,一把就将顾芳菲给推了进去,随即更是找了个隔间把她逼进角落里,‘吧嗒’一声关门落锁。

 

 

卫生间的隔间本就不大,挤进来两个人更显得狭窄了。

 

 

两个人紧紧贴身靠,老张甚至都能嗅到来自顾芳菲娇躯上的迷人芬芳。那不是香水的味道,而是女性强烈的荷尔蒙混合着汗液,所挥发出的诱惑体香。

 

 

被推进这隔间里面,顾芳菲显得有些害怕了,“你、你想干什么?!”

 

 

老张伸手抓向了她胸前高高挺起的衣服,“今天就让你感受下,老张有多强!”

 

 

顾芳菲吓懵了,她哪想到平日里蔫了吧唧的老张竟然还有这雄风爆发。

 

 

她下意识的就想逃走,可刚刚冲到隔间门口时,身子就被狠狠抱住了。

 

 

老张从伸手一把抱住顾芳菲,双手更是交叉扣在她身前,直挤的她那里有点痛,可又火辣辣的过瘾着,像是种病态的享受,想拒绝却又有些不舍。

 

 

但理智终究还是占据上风,她强烈的反抗着,想要挣脱老张的束缚。

 

 

可老张根本不撒手,他不仅不撒手,还隔着裤子,在顾芳菲身后撑紧的裙子上磨蹭着,感受着那种傲人的弹性与诱惑。

 

 

“顾芳菲,你这个大浪货,平日里看你走路扭来蹭去的,我就想着要从后面狠狠的弄了你,今天可算是让我过了过瘾,真的好束缚。怎么样,让我进去吧?!”

 

 

这两天刘楚楚那积攒的火气,在顾芳菲先前的鄙夷下彻底被激发。

 

 

老张根本不再考虑别的事情,他现在就想占有顾芳菲,狠狠要了她,既向她证明自己是个很棒的男人,更是为刘楚楚报复,狠狠的惩罚顾芳菲。

 

 

顾芳菲羞急,在挣扎中恼怒的斥骂着,“老张你这个混蛋,放开我,你放开!!!”

 

 

老张偏不放,顾芳菲越骂他越兴奋,他甚至还脱下了自己的裤裤,狠狠贴合住顾芳菲的娇嫩身子,“你感受到了没有,是不是很过瘾,是不是很希望进去?”

 

 

顾芳菲羞到不行不行的,娇息更是愈发的急促。

 

 

她当然感受到了,而且感受相当的明显,那种火热是她朝思暮想疯狂希冀的,更是她殷切所希望拥有和品尝的。她甚至还感觉到,要比她丈夫强出好多!

她有些不敢置信,老张都已经五十多了,怎么还那么强悍?她心中更是隐隐的幻想着,如果能够猛地一下子没入自己身子里,那该是一种怎样酣畅的大舒爽。

 

 

可她本能的还是反抗着,因为这种被欺凌的情况让她感觉到羞辱。

 

 

“老张,你再不放开我就喊人了,我让你连工作都砸掉!”

 

 

老张听闻这话心里确实一惊,他不敢丢了饭碗,毕竟儿子还得上大学。可随后这种威胁就让他感觉到了极尽的恼火,“来啊,你喊啊,我倒要看看是你丢人,还是我更丢人一些,让机场所有人都知道你丈夫不行,你快喊啊!!!”

 

 

这话一吼出去,顾芳菲当时就哑了火。

 

 

她真的不想被人知道这种事情,她每日里打扮的这么妖媚,就是想在人前彰显自己很幸福,生活很愉悦。人说越没有什么便越要装什么,她就是这样。

 

 

所以老张的话真切威胁到了她,她不敢喊!

 

 

她不敢,可是老张敢,老张不喊,老张直接就做!

 

 

下一瞬,顾芳菲的套裙就被他猛地掀开,更是‘啪’的一巴掌狠狠甩了上去。

 

 

当时就打的顾芳菲娇声迷离,甚至几乎打到魂飞魄散。

 

 

那种挑逗,那种痛与痒的混合交织,让她迷离到几乎失去了自我。

 

 

一声醉人的娇吟从腔子里忍不住的发出,其间所充斥的欲望,连顾芳菲自己都能感受的到……

 

 

老张再也顾不得许多,一双手隔着衣服撩拨着顾芳菲体,换来她既痛苦又娇媚的嘤咛,一下又一下的给予着顾芳菲强烈的刺激。

 

 

“老、老张,你混蛋,你混蛋……啊~!”

 

 

即便是在咒骂声中,顾芳菲也难以压抑那种疯狂的冲动。

 

 

她迷离了,醉魂了,哪怕感到羞耻感觉到耻辱,却依旧放弃了反抗,紧用双手推着门板支撑住自己身体,用娇躯最为敏感的地方品鉴着老张的侵袭。

 

 

老张很舒服,舒服到他数次想要更进一步,将顾芳菲的丝袜和小裤裤给扯破,然后狠狠的真正的去占有这个女人。

 

 

只是终究他还是不放心这么多,会给顾芳菲带来多大的伤害。

 

 

毕竟这个女人也是受害者,被丈夫骗了不说,还误会自己的闺蜜,又要忍受着近乎寡居的痛苦,她也真的不容易。

 

 

所以思来想去,老张没有冲动,就这样隔着丝袜和小裤裤,感受着属于顾芳菲娇躯的妩媚与温柔。

 

 

足足十几分钟后,顾芳菲彻底不行了。

 

 

她甚至忍不住的问道:“老张,你到底好了没有,你都蹭这么久了,你还不行?”

 

 

老张也十分配合的赧然回道:“你再忍会儿,我可能还得更久,你要站不住咱们就换个姿势……”

 

 

这话把顾芳菲给羞的啊:我再被你猥亵呢,你让我配合你换个姿势?

 

 

而且她随后就发觉自己问的也有问题,被猥亵呢,还问人家到底好了没有。

 

 

她甚至隐隐感觉到,自己更像是在偷情,而非被强行猥亵。

 

 

只是,身体受到的强烈刺激,真的好舒服,已经多久没有感受过了。

 

 

而且她殷切的企盼着,老张可以更久些,再久些,永远都不要停才好。

 

 

“啊!混蛋,你别顶,丝袜都进去了,流氓你……”

>>>>《双生花》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