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教育随笔

蜜糖婚宠:嫁给亿万首席——第一次有女人急着离开他身边(未删减

2019-04-04  本文已影响人 

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勾足了刘惠云跟云嫣的胃口。

两人齐齐问道:“你到底怎么了,快说。”

“呃,爸,我就是担心这丫头,一时急头了。”一问出口就感觉到老爷子冷冷的眼神扫向她,刘惠云忙白着一张脸解释。

“爷爷,我跟妈妈一向心疼大姐姐。”云嫣眼神闪烁了一下跟着解释。

“爷爷,你别怪小婶跟嫣儿,我就是觉得好委屈,我在郊区的碧月园看湖,被人不小心挤到里面掉湖里去了,手机、手机大概也是那个时候掉的。我……呜呜……”又是一阵委屈,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冷冷的瞪了一眼云嫣跟刘惠云二人。

两人被她突然这么瞪,都生生打了一个激灵。

“乖,手机不见就不见了,明天爷爷给你再买十部好不好?不哭了。”没想到她竟然还被人挤到湖里了,老爷子那个心疼简直比他自己掉进去还要紧张。临了不忘朝一站在不远处的管家道:“去给大小姐煮碗姜茶,别感冒了才好。”

“是。”管家应声退了下去。
蜜糖婚宠:嫁给亿万首席——第一次有女人急着离开他身边(未删减
“爸,小初也累了,让她回去洗洗睡吧。”坐在另一沙发上的云家老二朝老爷子提醒道。

自己这个侄女,他是打从心里心疼,刚才一直担心她出了什么事,现在回来就好。

听了自家男人的话,刘惠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要是她的男人有点用,她至于这么辛苦对付那个小贱人嘛。

“对,你二叔说的对,快去洗洗,不早了。”云老爷子在她的头上轻拍了拍,放开了她。

另一边的刘惠云跟云嫣二人急坏了,这根本不是她们要的走向,但是老爷子相信,她们就是再急也不敢再有置疑,生生忍了下去。

“嗯。”轻轻应声,云初的眼睛扫向堂妹云嫣,带着哭音震惊的道:“啊,嫣儿,你的脸跟眼睛还有额头是怎么回事儿?”

“怎么才一天不见,你就成这样了?”其实她是真的震惊啊,刚才进来时就很想问,这不会是那个男人的手笔吧?

她躲在床下,有听到云嫣的惊叫声,跟东西砸在地上的声音。

然后那个男人就去了一下门口,他们说了什么不是很清楚,毕竟在床底下,只能断断续续听着,听到那个男人说了滚。

后来是云嫣的声音,也没听清楚具体说些什么。

“呵呵,我不小心摔的。”她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有再多的气愤都只能往肚子里吞,回到家爷爷命令加威胁不许将今天被人打的事说出去,而且她还不能报复。

她很郁闷委屈,不就是任家的一个下人吗,爷爷至于这么维护,连她这个孙女都不顾,如果那个被打的人是云初这个贱人,爷爷一定不是这种反应。

看着她脸上那种打断了牙往里吞的表情,云初心里解气极了,嘴角不着痕迹的勾了勾,“哦,那你以后走路可要小心点。”

“爷爷,叔叔,小婶,我先上楼了,今天真的走得好累,腿都要走断了。”站起来,朝几个长辈礼貌的说完,也不管身后几人的脸色如何,扬长而去。

另一边。


清晨处理完事回来,看到空荡荡的房,任季初清冷英俊的脸上浮起一抹玩味。

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急着离开他身边,要知道,他的房间从来不让女人进,而那个女人竟然连在这儿过夜都不曾。

他眼底的冷冽一闪而过,有意思。

“任三,去云家把云初给我带过来,顺便好好查一下她在云家的现状。”

“是,少爷。”站在他身后的助理任三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讶,不敢多问恭敬应声。

而一早。

云家老爷子出门找伴下棋喝茶,其他人也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

“嘭嘭嘭。”

“贱人,你给我出来。”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明明就是跟男人鬼混了,还敢骗爷爷说什么一个人去碧月园了,你要不要脸啊。”

云初的卧室门被啪得嘭嘭作响。

她猛的从床上坐起,目光扫向门口处。

该死的,她不找她算账就罢了,还敢有脸来问她。

揭开被子下床,用力的拉开门,门口是堂妹那一张气急败坏的脸。

“贱人,你还真能睡,是不是昨天跟任家的下人滚了一天,太累了?啧啧啧,还真是不要脸。”门一开,云嫣双手插腰上上下下打量着她,嘴上的话完全没有觉得不妥。

“嫣儿,以前你可是一口一个大姐姐的叫,怎么昨天被你们灌了一杯酒,不装了吗?”要不是昨天,她还以为这母女二人是真心对她好。

记得小时候,妈妈生病,她四处找钱,她的好婶婶把家里钱拿了出来,没多久爷爷就知道了,之后在医院里狠狠的羞辱了妈妈,还警告那家医院,不许接受妈妈。

像那样的事还有好多,就比如她在院子里的假山玩得好好的,不知道怎么来的那么多的蜜蜂,害得她从假山上摔下来,在床上躺了半个月。

后来才知道自己的衣服上被抹了花粉。

“哼,贱人谁跟你装了,你说,你昨天跟那个野男人在哪儿销 魂了?那个野男人一定告诉你,他家住哪儿,叫什么吧,快告诉我。”爷爷不让她报复,她就不报复了吗?

那简直笑话,她是谁,她可是云家二小姐,岂能让人随便欺负。

“怎么,你看上他了?”嗤笑一声,云初转身往回走,冷声道:“让你失望了,我根本不知道你说的男人是谁。”

“你,不可能,你昨天一定是跟那个野男人在一起,你说,那个野男人现在在哪儿,你不说,我就告诉爷爷,你昨天跟男人滚了一天的床单。”她脸一扬,告诉云初她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我好怕怕,云嫣你去说啊,看看爷爷是信你还是信我。”以前她也时常跟云嫣会有些小吵小闹,基本会让着这个堂妹。

但是经过昨天的事,她不会再让,跟她斗,就要看她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你,贱人,是不是那个男人的床上功夫了得,你被他迷住了?还真是下贱啊,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们云家大小姐,竟然跟个下人做那种事,还这么维护他,看来你真的跟你妈一样贱。”没问到自己想要的,还被她这么瞧不起,云嫣彻底怒了。

“啪。”

回身狠狠的一个耳光甩在了云嫣的脸上。

回身狠狠的一个耳光甩在了云嫣的脸上,她走近两步逼视着这个堂妹,清澈的眸子染上冰冷,“我再警告你一句,骂我可以,但绝对不允许骂我妈,要说贱,你跟你妈更贱,明着一套,暗里一套。”


“为了爬上任胜洲的床,生生给我下药,你说要是我把这些说出去,你以后还能不能在A市生活下去?”

昨天在任家她就想狠狠甩她们母女一个大耳光,但是她一个人不是她们俩的对手,今天一早堂妹自己送上门来找打,不打白不打。

捂着被打的脸,云嫣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看向面前的人,突然有点让她害怕,这个陌生冷情的人还是她从小到大欺负大的贱人吗?

“你竟然敢打我。”瞪了好一会儿,瞪到眼睛发红,她声音带着颤抖看着面前的人。是不敢相信,是不能相信这样的转变。

“打了又怎么样?”一巴掌她都嫌轻了,想想昨天这对母女都对她做过什么?云初眸光冷冷扫过去,“云嫣,我失去的东西,我一定会让你也同样失去。”

昨天她被逼失去的初夜,总有一天,她要还给云嫣,让她也尝尝那种滋味。

想到昨日自己,第一次就在那样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没有了,她昨天晚上想了一夜,恨极了这对母女。

如果不是她们,她又怎么会无故失去她最看重的初夜。

那是她准备以后结婚留给自己另一伴的最重要的东西,也是她仅有的最宝贵的东西,就这么没了。

“贱人,那你就试试。”被她的目光震摄了几秒,回过神来的云嫣想也不想直接扑了过去,“我让你打我,我打死你。”

从小到大,她可是爸妈手心里的宝,别人连碰一下都不敢,昨天被一个下人打,今天还要被这个贱人打,她真的好气啊。

云初在对方扑上来前,急急闪了一下。

一个前扑没有扑到,直接摔到了地上,云嫣不甘心的再次起来对着她扑过去。“贱人,你躲什么躲,你给我站着。”

“你傻,我又不傻,为什么要站着让你打?”笑话,还站着让她打,经过昨天那样的事,真当她那么傻吗?

猛的一下收住脚,暗自咬着牙,云嫣眼里的恨意越发的深了,嘴角扬起一抹冷笑,朝外面道:“都给我进来,把她给我抓住了。”

“”

快速看向门口,她怎么也没想到,堂妹竟然这么大胆,在家里叫下人抓她,一眼看过去,门口走进了四名下人。

都是平时在院里打扫的下人,她清澈见底的眸子染上一抹惊慌,“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

“哼,当然是我让的,把她给我抓住,最先抓住的,我明天就让我妈提为管事。”奶奶一死,云初那个贱人妈被赶出去后,这儿的女主子可就剩下她妈妈了。

而爷爷从来不管家里下人的事,自然这些下人都得听她跟妈妈的安排,冷眼看着云初,她眼里的笑意越发明显。

四个下人云初离她越来越近,她脸色一变。眼睛扫向门口,呆在房里就只能等死。


“抓住她。”下人一靠近,云嫣再次狠声道。

“是,二小姐。”几人恭敬的应声。

先抓住的人是可以当管事的啊,在云家当个小管事,虽然不如管家拿的钱多,到底也比以前翻了一倍呢。

几人扑向云初,都想着抢先抓到人,好在女主子面前邀功。

“滚开。”她急急的往后一退,看着就在身边伸手就能勾到的堂妹,想也不想一把拉过她往四名下人面前推去。

紧接着她拔腿就往门口冲去,这是一个好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

“啊……”云嫣没想到她会突然抓自己,在她撞上几名下人时,吓得大呼出声,“快扶住我。”

几名下人手忙脚乱没接住她,都惊出了一身汗,纷纷开口。“二小姐,您没事吧。”

“啊。”

她重重摔在了地上,眼睛瞪着已经跑到门口的云初,气得忘了身上的痛,急急爬起来。

“二小姐,二小姐。”几名下人还顾着紧张她有没有摔着,一个个小心伸手去扶。

“快,别让那个贱人逃出去,快去抓回来。”一站稳,完全没有听进下人的话的她,指着已经跑到门口的云初大喊道。

“是,二小姐。”四人放开她,往门口的人扑去。

很快,就到了三楼楼梯口处,她要快点下楼去找人帮忙,刚跑出两步。不行,不行,管家现在也归小婶管着,云初这才发现,一大家子的下人,竟然没有一个是她能用的。

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一点,更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被一群下人追着逃无可逃。

眼看着身后的四人已经追了上来,她咬咬牙,拼了,先离开再说,在爷爷回来之前,这个家她是不能呆了。

深吸了口气,拔腿就往楼下跑去。

“别跑,站住。”身后的几人一看她往楼下跑,都一个个急红了眼,出声的语气都带了几分怒意。

跟在她们身后出来的云嫣一瞧这已经到了二楼的人,脸上的怒意更深,朝楼下大吼道:“来人,给我把云初那个贱人抓住了,她抢了我的东西,快抓住她,她抢了我的东西。”

一楼打扫的下人一听,纷纷扔了手上的活就赶上来。

与正在下楼的云初撞了个正面,几人围了上前就要去抓她。

云初小脸顿时一变,拼了命的撞上围上来的几人。

“啊……”因为用力过猛,几名下人被她这么一撞,到是把位置让出来了,同时她一个没刹住,从二楼的楼梯滚了下去。

“呯!”

“啊……”在她之后几名下人紧跟其后滚下。

因为动静太大,引来了六十多岁的老管家的注意,跑过来一看,不得了,顶着一头半白的平头跑了过来。

“大小姐,大小姐……”他跑过去,惊出一身冷汗。

“来人,快叫救护车,你们几个,一会就去领工钱滚出云家。”

管家福伯一双老眼全是怒意看着几个下人,不管是因为什么事让大小姐摔下来,这些人没有护住主子,就是有错。

其他的下人听到福伯的声音也都过来查看。


楼上赶来的云嫣扫了一眼晕过去的云初,朝管家道:“福伯,这些人是大姐姐撞下来的,大姐姐跑得急,自己摔下来,他们几个是想扶住大姐姐才一起摔下来的,不能赶走,这样赶出去,以后别的下人哪一个还敢在我们家做事?”

“这……”福伯将注意力从大小姐身上移开,看向云嫣,二小姐都这么说了,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等云初清醒过来时,人已经在医院。

她看了看白色系的病房,看到管家福伯守在一边。

“福伯。”她虚弱的叫了一声,唔,头有点昏沉沉的感觉。

“大小姐,您醒了,感觉怎么样?有哪儿不舒服你跟我说,我去找大夫来看。”福伯走到床前,关心的问道。

“我就是头有些沉,手臂有点痛。”手臂大概是她摔下去时,摔到的。

“大小姐,您的手臂骨折了,还好送来及时,大夫给接上了,你额头上也破了,不过口子还好不大,大小姐您 以后走楼梯千万要小心,你看看现在摔得这么重,老爷子看到,大概得心疼死了。”

管家说了好大一通,虽然是关心,也是半责备。

“我走路不小心?”什么意思,云初疑惑的看向管家,不明白他说的具体是指哪种不小心。

“是啊,你跟二小姐在楼上打闹,摔下来了。你不记得了吗?”福伯一听她这么说,老脸就有些白了,这不会是失忆了吧。

“我头有些沉,一时没想起来,现在想起来了,大概是额头太痛引起的。”她急急解释,好一个跟云嫣玩闹摔下来的理由啊。

正说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吱呀。”门被推开,刘惠云身后跟着云嫣,两人先是看了一眼床上的云初,刘惠云目光转向管家。

“福叔,你先回去吧,给云初准备一款干净的衣服,再带份营养餐来。”面上全是长辈的慈祥之色,定定看着管家。

“是,二夫人。”管家刚才也是这么想,等有人来接替了就回去准备这些东西,应了声就匆匆往外走。

云初想叫住他,可一对上刘惠云母女,如果她告诉管家这两人要害她,管家一定会觉得她是疯子吧?

“小婶,你们想干什么?”看着她们母女一步步逼近,她在病床上小心的缩了缩身子。提防看着她们二人。

“当然是关心你啊。”嘴里说着这样的话,一双眼睛却似要吃人一般瞪着云初,刘惠云冷声警告道:“识相的就交出那个男人是谁,不然,我一会接着给你找几个男人来陪你在这儿风 流 。”

她眸光猛然看向云嫣,娇小的脸上恍然明白了什么,“这些话,应该我问小婶跟堂妹才对吧?那个男人可是你们给我找的。”

“啊。”

她刚说完,就被云嫣上前一把扯住了她的头发,往后拉去。

痛,伴随着额头上的伤,让她更加的难受,有些头晕眼花。

>>>>《蜜糖婚宠:嫁给亿万首席》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