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荔枝紧不许流出来|求你了 好累 不要了

2020-05-23 15:50  本文已影响人  晴天

老孙这一嗓子,纯属瞎说八道,但并不能否认恶果的诞生。

 

陈福秀当时就吓傻眼了,王胜利有病是吧,竟然派人大庭广众的来喊,还是当着新局长的面,那个狗东西疯了吗?想死也就罢了,干嘛要拉上自己?!

 

而且老孙喊的有名有姓的,她就是想推脱到别人头上让人顶缸,都推脱不了。

 

想着这个,心中担忧的陈福秀把目光望向了新局长。

 

哪成想,这时候新局长咄咄逼人的目光正落在她的脸上,这让陈福秀心里‘咯噔’一下子。

 荔枝紧不许流出来|求你了 好累 不要了

 

她连忙拿出了戏精的状态来,跟新局长各种哭诉,“局长,您别听这人瞎说,我根本不认识他,我更不认识什么王胜利,这人就是别人派过来给我摸黑的呀,背后之人有险恶用心呐!”

 

不得不说,陈福秀真是深谙为官之道,关键时刻祸水东移。

 

她也不知道老孙背后有没有人,但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把新局长的注意力转移就好。

 

但以往很有成效的手段,今天在新局长这却是彻底失去了疗效。

 

“噢,你根本不认识王胜利?”

 

“可我记得刚刚在屋子里的时候,你还跟我夸过,说是本市女校的校长王胜利功劳卓绝,是不可多得的教育人才,正准备竖立为典型做推广的。”

 

“我当时还想呢,这位校长的名字倒是挺喜兴的,适合军队。”

 

“可怎么着,一转眼的工夫,有人来替他跟你传话了,你就不认识王胜利了?”

陈福秀刚才就想着赶紧撇清自己跟王胜利的关系,根本没考虑那么多,毕竟事发突然。

 

按说她能想到那么机智的回答,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显然她话语中的漏洞不能逃脱新局长的那双火眼金睛,一个老侦察兵,想随便三言两语的就给糊弄了,闹着玩呢?要真是那样,那他以前还出去侦查个屁呀!

 

被新局长把话语中的漏洞给戳破后,陈福秀当时就尴尬了。

 

“这个,这个我……我其实就是怕被冤枉,所以才那么说的,我……”

 

好不容易在吞吞吐吐的尴尬中找到合适的由头了,但新局长却挥挥手示意陈福秀不用说了。

 

“你放心,我们的政策一向是清官不怕查,怕查的不是清官,组织上呢,也不会冤枉一位好同志,更不会让坏份子蒙混过关,继续留在教育部门里做害群之马!”

 

“所以陈主任,你跟我一起去局里吧,我刚好有些地方教委的问题向你请教。”

 

所谓请教,显然就是个由头,新局长是要把陈福秀拉在身边防止跟王胜利串供,与此同时他也会派人去火速调查王胜利,查出两人之间的关系。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随后新局长就给带来的男秘书使了个眼色。

 

那男秘书立刻走人,去旁边小声打起了电话,不用问,肯定是安排人查王胜利去了。

 

陈福秀远没想到新局长下手竟然这么狠,简直就跟专门针对她来的似的。

 

不然的话,随随便便一个人喊句话,新局长怎么可能动地方教委的主任。

 

但她万万没想到,新局长之所以这么针对她,就是因为她之前的溜须拍马。

 

还是那句话,在新局长的认知里,真正有能力的人,从不需要溜须拍马。这就好比是一块金子,它根本不要到处恭维让大家发现它是金子,因为金子本身就很耀眼,遮都遮不住!

 

成功把陈福秀给带走后,新局长单独见了老孙。

 

会见室里,新局长对老孙说道:“说说吧,这位老同志,你都知道些什么情况?”

 

在他看来,老孙摆明了就是来针对陈福秀的,也必然会有切实确凿的证据。

 

但事实证明,他这个老侦察兵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

 

老孙见他作为就知道他是个清官好官,于是也就没有隐瞒,将自己因为躲债装傻的原因说了下,随即告诉新局长,自己最大的倚仗,就是傻子说话不用负责任。

 

新局长都给听懵了,什么人呀这是,这不耍无赖忽悠他嘛这不是?

 

于是他当时就有些不悦的说道:“这位老同志,你现在装傻可不成了,我能证明你是在装傻!”

 

老孙点点头,“对啊,但前提得是陈福秀跟王胜利真没关系,你才能指控我污蔑。”

 

新局长倚靠着椅背抱臂看着老孙,许久了才点点头,“你这位老同志,有点意思。”

 

“行,那就留个联系电话吧,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或者是派出所去通知你。”

 

派出所通知,自然就是没查到陈福秀跟王胜利的事情了,但老孙可不信。

 

所谓无风不起浪,全校都传遍的事情,可能没个关系?这事鬼都不信,况且路上的时候他还想办法套赵倩的话了,赵倩说,她曾亲眼见到过王胜利跟陈福秀在办公室里那样儿!

 

赵倩可不是个会说谎的女人,老孙完全相信她,所以直接把身份证拍给了新局长。

 

“你拍照,我是傻子没联系电话,直接按身份证上地址找我。”

 

这份底气,让新局长意识到,陈福秀可能真是他挖出的一条蛀虫!

 

倒也没客气,新局长直接把老孙身份证拍了照片,然后又安排秘书派车把他送了回去。

 

送他倒不是因为他有多大面子,而是想确定下地址是否正确。

 

老孙活着把年纪了,怎会看不出这点心思,不过他没有拒绝。

 

心思坦荡荡,办事敞亮亮,心里没鬼就啥也不怵!

 

于是在被‘专车’送回后,老孙就回到了家中。

 

只不过刚回家没多会儿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老孙,吃饭了!”

 

吃啥饭,吃赵倩点甜水,才是最重要的……

来到赵倩家中后,赵倩已经做好了午餐。

 

不得不说,赵倩不仅人长得美、身材很火爆,做菜也是一绝,就跟她这个人似的,色香味俱全,很是吸引人。碍于傻子的身份,老孙自然没有大快朵颐,但也吃的狼吞虎咽。

 

见老孙这副吃相,赵倩心中小有成就感,美滋滋的。

 

“对了老孙,你老婆去哪里了,有消息吗?”

 

正在老孙吃着饭菜的时候,赵倩突如其来的问了这么一句。

 

说实话,消息还真有,听说是跟别的男人同居了。不过既然已经是前妻,这点跟他自然也就没关系了,有关系的只是之前承担的夫妻共同债务。

 

只是关于这些,老孙却不会跟赵倩说起,因为他看到了赵倩眼神中的小狡黠。

 

这种狡黠,显然是在套他的话,一个傻子,怎么会知道前妻是个什么物种,又会有消息。

 

于是老孙惊喜的说道:“知道呀,就在街角!”

 

赵倩明显愣了一下子,“街角?在街角哪里啊?”

 

老孙很是认真的回道:“在街角开饼店啊,我们回来的时候你还买过的,你不记得啦?”

 

回来时……买过?

 

想想自己跟老孙回来时买过的东西,赵倩顿时恍然大悟,旋即哭笑不得。

 

确实买过,也确实在街角开饼店,老婆饼店嘛,老婆开的饼店,没毛病……

 

随后又拐弯抹角的问了其他几个问题,都被老孙一一给回答上来,这才打消了赵倩心中的疑虑。其实她也不是有多怀疑老孙,就是刚才做饭的时候想了想,一上午的工夫被老孙连吃带摸的,总感觉好像被套路了,但是又找不到什么痕迹,所以才会有这种怀疑。

 

不过眼下那种怀疑已经被打消了,所以赵倩也就放心的拿出酒来。

 

她今天中午就是想喝点酒,借酒消愁,毕竟生活事业双不顺,哭不得喊不得,酒总喝得。

 

当赵倩怂恿老孙也喝点的时候,老孙摇头撅着嘴回道:“才不要,我要喝甜水,你有。”

 

甜水的话题再度提起,让赵倩大羞,她嗔瞪了老孙一眼,没接这个话茬,非逼着老孙喝点。

 

小孩子总有好奇心的,老孙不是小孩子,但他装的是小孩子,所以装也得装圆润了。

 

于是在赵倩的怂恿下,他喝了一小口,随即就夸张的表演着,表示辣到不行。

 

那种表现,直惹的赵倩咯咯娇笑,“还是大男人呢,怎么还怕辣呀!”

 

老孙当时就发起了严重抗议,“我是小宝宝,我不要当大男人,我是小宝宝。”

 

“好好好,小宝宝小宝宝,老孙是小宝宝……”

 

拿言语哄下老孙后,赵倩找出饮料来给他,自己倒了杯白酒。

 

看那满杯不溢的倒酒技术,似乎是老手啊,看来能喝点!

 

但随即老孙就发现自己错了,满杯不溢纯粹是巧合,一杯倒倒是真的。

 

老孙原本还琢磨着如果赵倩酒量大的话自己多劝她喝几杯,哪成想,两口干完后没多会儿,赵倩就左摇右晃的,感觉就跟和地球的自传达成了共鸣似的。

 

就连说话都说不利索了,骂骂咧咧的吐槽着王胜利,最后还扯上了自己丈夫。

 

不管能说的不能说的,全部都吐槽了个干净,包括丈夫快枪手的事情。

 

据她所描述的状态,那可是真快啊,连穿脱裤子算上满打满算一分钟,还得是系腰带的那种裤子,但凡是直接能褪掉的裤子,可能都到不了一分钟。

 

难怪赵倩对那方面那么敏感,又那么渴望,老孙可算是找到根源了。

 

不过这种根源,却让他有了种想要满足赵倩的感觉。

 

尤其是赵倩已经趴倒在桌子上后,他想要满足赵倩的感觉就更强烈了,真想粗暴的弄她……

老孙可不仅是想想而已,他是真有那个胆量。

 

仗着傻子的身份,他绝对是无所顾忌,这点从闯教委那点就看得出来。

 

所以同样是仗着傻子的身份,他也想好了弄完赵倩后,等赵倩醒来的说辞。

 

他就拿赵倩漏水说事,赵倩自己拿手指补不过去,他就把自己的那儿给塞进去补上了。

 

这套说辞一出,绝对没毛病,赵倩只能哑巴吃黄连,赚一个有苦也难言。

 

因而在再三试探过后,确定赵倩睡着了,老孙就把她给抱到了大床上。

 

将赵倩脚上的拖鞋脱下后,那双裹在黑色丝袜里的精致小脚丫就暴露了出来。

 

说来那双小脚丫也是真美,白皙娇嫩的肌肤裹在黑色的超薄丝袜里。

 

在丝袜的魅惑黑色渲染下,将那双白皙小脚丫的性感衬托到淋漓尽致。

 

尤其是脚指甲上的姨妈红色彩,更是将赵倩内心深处的欲望火焰彰显到淋漓尽致!

 

望着被捧在手里的这双性感小脚丫,老孙忍不住的凑上嘴巴,狠狠吸吮亲吻着。

 

以前他没有恋足的癖好,只怪赵倩这双丝袜玉足实在太美了,美到每一寸肌肤都让他忍不住的留下吻痕,感受着属于赵倩的迷人娇媚。

 

甚至在吻弄完那双玉足后,老孙就顺着她的丝袜玉腿,一寸一寸的吻到了赵倩的身下。

 

在吻到大腿内侧的时候,醉酒中的赵倩就已经有了爱的反馈。

 

那条裹在黑色丝袜里的雪白真丝小裤,此刻泛现的湿润痕迹便是最好证明。凑上鼻尖深深嗅了一口,真的好香,香到老孙都已经忍不住的探出舌头,想要去感受赵倩的美与魅。

 

不过终究他还是忍住了这种欲望的冲动,因为最美好的事情,他要留待最后才行。

 

因而下一瞬,他就解开了赵倩的衬衣扣子,将那件裹覆在她胸前的胸杯给撤掉了。

 

在粉色胸杯彻底的一瞬间,那两蓬傲娇的迷人彻底暴露出来,就那样荡漾着,挥发出属于它们的迷人与娇媚,甚至因为在老孙刚才对赵倩玉腿的吻弄下,它们都有了爱的红晕反馈。

 

这让它们看起来更加的娇媚,也愈发的迷人有诱惑力。

 

老孙忍不住的深深吸了口气,随即埋头落在了赵倩胸前。

 

那一瞬间,所有的美好与温润充盈着他的嘴巴,直让他感觉到满口的香腻。

 

而这时候的赵倩,既然是在酒醉中也爆发出了媚魂的嘤咛。

 

这是她娇躯的本能,也是她欲望的展现,她人醉了,但是本能和欲望没醉。

 

那如同狗尾草撩进人心头的嘤咛,便是最好的证明,直撩的老孙感觉身下都要炸掉。

 

所以在连吃带玩弄的过了十分钟后,老孙就不行不行的了。

 

他真的要发泄才可以,他必须要发泄了,不发泄他担心自己会被憋死!

 

于是下一刻,他就松开了赵倩的身前,拿手指勾住赵倩的丝袜跟小裤边缘,全部都褪了下来。

 

刹那间的粉润美好,直将老孙在视觉上冲击的魂不守舍。

 

那么美,那么魅,他真的好渴望,渴望在赵倩这具日思夜想的娇媚身子上,发泄个酣畅淋漓。

 

不过在那之前,他还得零距离的品尝下属于赵倩的娇媚才可以。

 

下一秒,他的嘴巴就立刻落在了赵倩娇媚的身下,狠狠的品尝起了那迷人的诱惑地。

 

而伴随着他的这种行为,赵倩也泛起了迷人的娇吟声,哪怕她是在酒醉的状态中。

 

那双修长的玉腿,更是来回的蹬扯着,足以证明此刻她那儿的火焰,到底是有多么的旺盛……

 

足足半个多小时的撩弄后,老孙再也把持不住了。

 

他粗暴的扯下了自己裤子,随即挽起了赵倩那双白皙美腿,任她娇媚处彻底暴露出来。

 

而眼下老孙要做的,便是把那儿送进赵倩身子里面去,从最深处感受她的妩媚与娇柔……

老孙真是被诱惑到不行了,赵倩的身子实在是太过迷人。

 

单是拿眼睛看着,都让他感觉到一种无与伦比的诱惑,那种美与媚直让人躁动。

 

眼下老孙就躁动了,除了破入赵倩那具娇媚的胴体外,再也没有别的念想。

 

而且他显然也不是只有念想,已经被挎起的属于赵倩那双修长白洁的玉腿,就是最好的证明。

 

可就在老孙即将接触到属于赵倩娇躯最为迷人的地方时,却突然有手机铃声响起。

 

本来就是趁着赵倩酒醉偷偷摸摸的干,这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直把他给吓了一跳。

 

老孙连忙将赵倩的手机调设静音,随即望向她那张娇媚的脸蛋儿。

 

还好,赵倩这会儿除了被他撩的俏脸通红外,并没有其他的表现,这让老孙松了口气。

 

可就在他准备继续破入赵倩身子的时候,手机铃声竟然再一遍响起。

 

老孙都急眼了,这谁呀这是,不把赵倩搞醒还没完了是吗?

 

事实上还真是这样,电话连续打了七八遍,老孙还不敢挂断,担心赵倩醒来后看到有拒接的电话,毕竟傻子是不会鼓捣手机的。

 

没办法,他只好不厌其烦的一遍一遍给挂断。

 

同时他心里也特别好奇,身为赵倩的学生,刘蔚萱干嘛这么一个劲儿的给赵倩打电话?

 

想不通,估摸着是有什么急事吧?

 

思来想去的,老孙也不管了,眼下还是跟赵倩在一起干点什么比较实际。

 

于是他重新在赵倩那儿亲了一口,就再度抄起了那双修长玉腿。

 

可就在准备再度破入的时候,老孙又一次的停手了。

 

不过这次倒不是因为还有电话打来,而是因为老孙心里觉得有点别扭。

 

睡了赵倩固然是好,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事情。

 

可就在刚才准备破入的瞬间,他惦记起了一件事——

 

眼前赵倩生活跟工作双不顺,如果自己再趁机把赵倩给那样儿了,那赵倩醒来后发现会怎么办?自己拿漏水堵上那套由头显然是能够保全自己,可赵倩呢?

 

哑巴吃黄连的赵倩,会不会因为接连遭受意外而导致一时想不开?

 

都借酒消愁的女人了,如果自己再趁机欺负她……她好像真的有想不开的可能性。

 

心里惦记着这点,老孙犹豫了好久,终究还是放弃了进入的诱惑。

 

他琢磨着还是打个长远的打算比较好,像赵倩这么娇媚又这么善良的女人,他真的好想永远跟她在一起,而不是一次半时的弄完算完,所以他最终忍住了,没有进入赵倩的身子。

 

但忍住的只是不进入赵倩身子而已,欲望却不能完全忍住。

 

因而在紧随其后的,他就凑紧了赵倩那双裹在黑色丝袜里的性感小脚丫,帮自己揉弄着。

 

而在揉弄的时候,老孙也凑上嘴巴,再度品尝起了属于赵倩的娇媚芬芳处……

 

这一次,老孙足足玩弄了一个多小时,才有了停下的迹象。

 

而停下不是因为结束了,是快要结束了,他需要一个发泄的地方。

 

赵倩那张猩红的小嘴儿越看越迷人,越看月带劲。

 

于是老孙从赵倩身下离来,直接趴在了赵倩的脑袋上,将身下送进了那里面去。

 

下一刻,借助赵倩那张性感小嘴儿和香舌的作用,老孙终于达到了情绪的巅峰。

 

一波又一波的热浪悉数打进了赵倩的嘴巴里,一滴都没有浪费。

 

而面对这种热浪,醉酒中的赵倩则本能的做起了吞咽的动作,同样一滴也没有浪费。

 

只不过看起来,她好像已经有了要醒来的迹象,眉头已经连续皱紧数次了……

见赵倩要醒来,老孙担心的赶紧收拾利索,如果被赵倩看到那可不妙了。

 

但万幸的是,赵倩皱眉了几次后,翻身再度陷入了熟睡中。

 

这让老孙暗暗松了口气,只要能继续睡下去就好,这样应该就不会发现什么了。

 

将一切都收拾规整后,老孙躺在床上,望向了熟睡中的赵倩。

 

那么美,那么媚,俏然的脸蛋儿上还留有刚才余韵的红,真的很是迷人。

 

哪怕是在睡梦中,也美的让人心动,恨不能将她拥抱在怀中,永远都不撒手……

 

大约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后,赵倩终于昏昏沉沉的从酒醉状态中脱离。

 

她捂着有些发痛的脑袋,随即望向了旁边坐在小板凳上,双手托腮规规矩矩望着她的老孙。

 

“你怎么在这?”

 

刚刚睡醒的赵倩脑子都还没来得及转悠,就提出了这个问题。

 

不过这个问题出口后,她很快就笑了,老孙在这吃的午饭,当然应该在这。

 

但是之后老孙的回答,却让她有些笑不出来了。

 

因为老孙很认真的告诉她说,“你睡着了,睡梦里翻来覆去的,我觉得你做噩梦了,我得保护你,所以我就一直在这。”

 

赵倩当然做梦了,现在回想下,做的还是旖旎的春梦,好现实的那种,如同真的被亲吻到那里一样,直亲的她火烧火燎的,现在感觉那里还有种欲焰充盈的感觉。

 

所以她在睡梦里翻来覆去,显然也是欲望使然,让她忍不住的难受自然睡不老实。

 

可赵倩万万没想到,老孙竟然就这样一直守着她,还很认真的说要保护她。

 

这种话,说的让她心里暖暖的,有些感动。

 

即便是自己的丈夫,也不能在自己醉酒后,守护自己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吧?

 

望着老孙,赵倩问道:“你一直都坐在这,就这么一动不动的守着我?”

 

老孙很认真的点点头,随即忽地起身,“我要去嘘嘘,我快憋不住了!”

 

望着老孙急赤白脸的匆忙身影,赵倩忍不住的想笑,因为确实好笑。

 

可是她又笑不出口,因为老孙是因为守着她,所以才一直憋着的,真正做到寸步不离。

 

这让赵倩心中斥满了感动的情愫,觉得老孙对她真的好好。

 

在这种生活与工作遭遇双重困境的情况下,有人对她这么好,这让她感觉到好温暖。

 

只是……在温暖之余,她觉得怎么小脚丫还有些痛意呢,就跟要磨秃噜皮似的。

 

于是随后赵倩就诧异的问道:“乖宝宝,我的两只脚心为什么会痛啊?”

 

这是很明显的痛意,她认为这很不正常。

 

但老孙却认为很正常,隔着丝袜磨了一个多小时呢,能不痛嘛!

 

不过这话老孙显然是不会跟赵倩说起的,他从卫生间里出来后说道:“因为电视上说,喝醉酒的人只要按摩脚,就会很快醒来,所以我帮你按摩了,但是你醒。”

 

赵倩恍然大悟,难怪小脚丫会稍稍有些同意呢,原来是这样。

 

再想想老孙对自己的关怀,赵倩真的觉得心中好暖。

 

如果、如果老孙不是个傻子的话,自己可能会跟他走的更近吧?

 

脑海中刚刚泛起这种念头,赵倩就使劲摇头甩了出去。

 

她还是希望老孙继续当个傻子,因为只有当傻子,才会继续对她这么好,也才会让她可以肆无忌惮的靠近老孙,就像是现在这样,把老孙喊进屋子里后,抱进老孙的胸膛。

 

随即更是羞红着脸蛋儿,在老孙嘴唇上轻轻亲了一口,“乖宝宝,你真好,谢谢你。”

赵倩感觉老孙好像已经走进她心里面了,尽管这让她觉得对丈夫有些愧疚,可是她忍不住。

 

像她这种情况,既要面对生活中的凄苦寂寞,又要应付工作中的骚扰不顺,她真的好累。

 

如果没有老孙温暖她的话,她都不知道醉酒醒来后的自己,该怎么继续面对生活跟工作。

 

虽然她现在也不知该如何面对,但至少她心里很暖,有人可以依偎……

 

不过就在这时候,敲门的声音响起,赵倩吓到赶紧脱离了老孙的怀抱。

 

虽然老孙是个傻子,可他首先还是个成年男人。

 

羞红着脸蛋儿,赵倩赶紧深吸口气平复下有些羞赧的心情,随即起身往门口去了。

 

同时她也有小声嘱咐老孙,不管是谁,老孙都不准说出她亲他嘴儿的事情。

 

在得到老孙点头认可后,赵倩就去开门了。

 

打开房门,赵倩很是疑惑,没想到站在门口的竟然是自己学生,刘蔚萱。

 

“老师,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呢,我都给你打七八个了。”

 

赵倩都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刘蔚萱就已经对她问出了口。

 

边招呼刘蔚萱进门,赵倩边问道:“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进门后的刘蔚萱压制不住脸上的喜悦,一把抱住了赵倩的胳膊。

 

“有啊,还是个大好消息呢!”

 

“说出来老师你可能都不信,王胜利被带走啦,而且他让你停职留薪的报告还没下。”

 

“这也就意味着,你还是我们的老师,明天可以继续给我们上课啦!”

 

赵倩愣住了,上午王胜利还趾高气昂的呢,怎么下午就被带走了呢?

 

随即她向刘蔚萱询问起了更详细的内容,而刘蔚萱表示了解有限,只知道是教育局的人来把王胜利给带走的,而且是已经查证了部分他跟陈福秀有染的勾当……

 

这让赵倩有些喜出望外,哪怕查不到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单是身为人师却跟有夫之妇的陈福秀保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这种作风问题就足以把他从校长的位置上拉下来。

 

这也就意味着,她在工作上的麻烦解决了,可以重新再去工作了。

 

这当然是一个好消息,而且还是大好消息,直让她高兴的想要挥舞小拳头庆祝。

 

生活上的凄冷寂寞,因为老孙的出现而消弭了。

 

工作上的骚扰开除,因为王胜利的被抓而结束。

 

这借酒消愁的一觉醒来,竟然接连遇到这么两个好消息,直让赵倩兴奋到不行。

 

要不是刘蔚萱还在这的话,她真好抱住老孙,狠狠地去亲他一口。

 

如果、如果再过激点的话,甚至给老孙点甜水吃吃也未尝不可能。

 

想到这里,赵倩那张媚然的脸蛋儿上都泛现起了羞红,自己怎么这么不知羞了呀……

 

正高兴的时候,赵倩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是学校办公室的电话。

 

赵倩接通电话,但跟她通话的却是教育局的有关人员,向她调查王胜利的事情。

 

赵倩当然愿意‘落井下石’了,上午王胜利威胁她,现在她就要展开报复,痛打落水狗!

 

于是她赶紧收拾收拾,随即对刘蔚萱说道:“哪也不许去啊,留我家,晚上我请客,庆祝一下……对了,老孙也在这,你帮我照顾下他,别让他出什么意外,他怪可怜的。”

 

话说完,赵倩就穿上高跟鞋拿上车钥匙,着急忙慌的出门了。

 

直至赵倩把房门‘砰’的一下子带上,刘蔚萱这才回过神来。

 

老孙啊,那个非要看她嘘嘘地方的老孙,怎么也在这里呢?!

 

刘蔚萱就羞坏了,万一、万一老孙又要看她嘘嘘的地方,那可怎么办呀!

 

恰好就在这时候,老孙也从屋里出来了。

 

望向刘蔚萱的眼神中,斥满了色色的味道。

 

这粉嫩嫩的摸一把都出水的小姑娘,老孙很喜欢……

见到老孙,刘蔚萱就有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她真的好害怕,惟恐老孙对她做些什么,准确说是要求她做些什么。

 

但是老孙并没有这样做,在她就要逃离到门口时,老孙却捂住着肚子,“我好饿呀!”

 

你饿就饿呗,关我啥事,刘蔚萱摸上门把手就想开门走人。

 

可是这时候,老孙却一屁股坐在地上,随即‘哇哇’大哭,“我好饿呀!”

 

刘蔚萱赶紧把门开开,准备走人了。

 

可就是转身闭门的一瞬间,心底的良善让她犹豫了。

 

一个智商等同于三岁的老孙,多可怜呐,现在都饿到哇哇叫了。

 

如果自己就这样走了,任老孙自家哭嚎,他又不懂事,如果再出现什么意外……

 

再想想,老孙其实拥有成年人的面容跟身材而已,其实本质上还是个三岁宝宝。

 

对她又没什么恶念,完全是她好奇先看的老孙那里,所以老孙才要求看回来的。

 

别说还没看,即便真看了,这也没什么的吧?毕竟是个三岁的小老头儿。

 

基于此,最终良善还是让刘蔚萱重新回到了房间内,随即哄弄着坐在地上的老孙。

 

“那你想吃什么呀,我去帮你做。”

 

“我想喝奶奶。”

 

老孙又拿出了对付赵倩的那一套,但是刘蔚萱显然比赵倩更清楚喝奶奶意味着什么。

 

她邻居家就有了三岁孩童,整天吆喝着喝奶奶,她又不是不知道,其实就是吃那里。

 

因而在听到这话后,刘蔚萱当时就羞到俏脸通红,满是不好意思。

 

尤其是看到老孙瞄向她胸前的目光后,她就更加确定老孙想干啥了。

 

“我这里没有奶奶的,只有妈妈才有。”

 

刘蔚萱的意思是,只有当妈妈的人才有,她不是,所以她没有。

 

这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但她显然还是高估了老孙眼下的智商。

 

因为老孙随后就对她喊道:“妈妈。”

 

刘蔚萱都懵了,这套路来的,简直是防不胜防,直感觉走着走着就一套路砸脑袋上了。

 

干啥呀,我说妈妈才有,你就喊我妈妈,非吃不可啊?

 

老孙还真是飞吃不可了,他就乐意逗弄刘蔚萱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也更想尝尝属于刘蔚萱的娇媚,到底有多么的迷人。在他看来,刘蔚萱这个漂亮的小姑娘,显然没有接触过男人。

 

这也就意味着,那是标准的初女地啊,多新鲜,多美好,要是不能首先占领,那可真是暴殄天物。所以他今天就瞄准了刘蔚萱的胸前,必须吃到,假如吃不到……

 

那他就会像是现在这样,直接躺在地上撒泼打滚的,更是大声吵嚷。

 

“我不管,我就喝嘛,我就要喝,你还看我嘘嘘的地方了,我还喊你妈妈了,你不给我喝。”

 

“我要告诉老师,我要把这些都告诉老师……”

 

别说告诉老师了,就是现在老孙吵嚷着都让刘蔚萱受不了。

 

万一被门外的人听见,她不羞死了,多羞人呐!

 

于是她连忙上前劝慰,表示可以买巧克力、可以买蛋糕、可以买饮料。

 

啥都可以买,但就是不能喝奶奶,因为她那真没有。

 

可老孙偏偏还就认准喝奶奶了,更是哭喊着要出门去找赵倩。

 

这一个傻子,出门后鬼知道跑哪去了,能不能找回来都两说着,刘蔚萱哪敢让他出门。

 

于是最后被老孙逼到实在没招了,只能红着脸对他急声应道:“喝喝喝,让你喝还不行嘛!”

 

“真是的,我怎么偏偏遇到了你呀,都还没谈男朋友呢……”

 

羞声嘟哝着,实在逼到没办法的刘蔚萱,只好伸出手,解向了身前扣子。

 

而随着扣子解开,她裹在白色胸杯里的那两蓬娇媚,也渐渐暴露出来。

 

那么迷人,那么招摇……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