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很刺激)给她放仙女棒|健身私教是用来睡的

2020-10-10 17:18  本文已影响人  晴天

    杰克逊是一个美籍黑人!他来huá夏有几年了,中文说的非常地道。他在医学院做了多年的老教授,后来就在外囯语大学附近开了一个小诊所。

    这天杰克逊坐在电脑边,看着电脑里的小.电.影,看的正带劲呢。

    下面胀鼓鼓的难受!

    他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将手塞在了裤子里,轻微的摩擦着。

    “真舒服啊……”

    杰克逊看着电影里越加劲bào的画面,那种xié念更加强烈了。

    “杰克逊!”突然门口传来一声呼喊!

    来的是外囯语大学的一名教.师,叫李婷婷,今年二十六岁,端庄唯美,身材却超级劲bào。

    但这样一个极品,跟她老公陈强结婚五年,却没怀上孩子。

(很刺激)给她放仙女棒|健身私教是用来睡的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

    一开始陈强对她特别疼爱,但到了后面,怀不上孩子,态度就变了,不是打就是骂!

    这不,方才饭桌上就一点琐事,陈强又臭骂了李婷婷一顿,还骂她是一只不会下弹的老母基!

    杰克逊吓得一大跳,这才回神,回头一看,诊所门口,正站着一个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女人。

    他立马将手拿了出来,然后压住那处的反应,慢慢站起了身。

    “哟,李.老.师来了呢,怎么了?眼眶红红的,出了什么事儿了吗?”

    杰克逊赶紧过去,将李婷婷拉到了一边椅子上,让她坐下,并泡了一杯茶水。

    他身上的xié火还没发.xiè呢,递送茶水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李婷婷那细腻柔.软的小手,立马浮想翩翩了。

    哇,这小手可真是柔啊。

    这手要是能抚.mō一下自己那里,那岂不是要舒服sǐ了?

    想到这,他忍不住瞄了一眼李婷婷。

    只看见她头发有点凌.乱,上面白sè衬衫扣子没系紧,隐约能看见里面又白又nèn的盛景。

    好大啊!

    咕噜,杰克逊tūn了一口口水,看的热xuè沸腾。

    再往下看,裙摆中间粉sè底.裤隐约可现。

    杰克逊只感觉裤子里热.乎.乎的,涨得难受。

    正在此时,突然灯光一暗。

    我靠,停电了???

    这特么真是天赐的时机啊!

    杰克逊是个黑人,老教授,年纪虽然大,但是这几年在这边也找了不少.女人,李婷婷呢在大学跟他算同事,对她的情况还是略知一二,婚姻并不完美,夫.妻两经常吵架。

    趁着黑.暗,他xié念顿生,眼睛都在烹火。

    “婷婷啊,你是不是跟你老公又闹别扭了啊?”

    李婷婷呢一直都是将杰克逊当成前辈来看待,听他这么问,心底突然委屈起来,哽咽了声。

    杰克逊趁机就凑过去,抚.mō.着她的美背,说道:“婷婷啊,你别哭啊,你老公不就是嫌弃你怀不了孩子吗?我是医学院的教授,你要是信得过我,我就给你检.查检.查,说不定还能治好你的病呢。”

    “可你这边停电了,咋给我检.查啊?”

    “我虽然是西方人,但对中医还是有不小的研究,我先给你看看哺rǔ的功能,如果不嫌弃的话。”

    检.查哺rǔ能力?

    那岂不是要碰自己胸吗?

    李婷婷挣扎了片刻,但一想到现在停电,灯光是黑.暗的,看也看不见,而且担忧自己生育的máo病,一咬牙,就答应了。

    “好。”

    老杰听了激动不已,火急火燎的凑上去,mō.着黑将李婷婷的衣服给拖了。

    扒.开上面ol制.服,老杰忍不住mō了两下她光滑细腻,如水般的皮肤,真够nèn的啊!

    拖了制.服,再是里衣,轻轻一解,里衣拿开。

    黑.暗中隐约看见两个软.软直接晃抖着,从里面跳了出来。

    一股曼妙的香味迎面飘来,老杰忍不住tūn着口水,伸出有点颤.抖的手……

    “婷婷,你也别紧张啊,我现在开始niē你这里了,要是你有生育能力,肯定会有哺rǔ的功能……”

    老杰像模像样的说道。

    “嗯,好。”李婷婷咬着粉唇,说道。

    话音刚落,老杰两只手就抓了上去,抓到又白又大的柔.软,心底特激动。

    那一刻,他都有点想把它抓bào了的冲动,但怕吓坏了李婷婷,也不敢乱来,只是轻轻.揉.niē。

    嗯……

    李婷婷被niē了两下,就皱起了眉头,来了一股强烈的反应。

    没想到,这个黑人教授竟然手fǎ这么wēn柔。

    一股暖意xí来,没几下,她身.体就有了反应,心底窜起一团团热烈的浴火。

    “杰克逊,我有点难受……你……”

    李婷婷低声道。

    “没事,你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等我加大点力道就好了。”

    说完,老杰猛地一发力。

    啊!

    黑.暗中,李婷婷的jiāo.喘声愈加浓烈。

    老杰为了打消李婷婷的疑虑,一边揉、抓,一边还耐心的跟她讲解中医.疗fǎ,一些用词特别深奥。

    李婷婷听了,不由得对他的医术更信任了几分。

    持续了几分钟,李婷婷的俏.脸越来越涨红,喘息声一次比一次要浓烈。

    老杰听得早就有反应了,心底一团xié火也跟着越来越强烈,他开始有点受.不.了.了。

    终于,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脑海里窜出来。

    李婷婷闭着眼,略有享受,见老杰突然停下来。

    “杰克逊,检.查好了吗?”

    “嗯,大致了解清楚了。”老杰一本正经说道。

    “那到底是什么问题,我一直怀.孕不了啊?”李婷婷略有紧张的问道。

    “是你胸.部的问题,胸.部dú素太胜,我可以帮你用专.业的医.疗口fǎ,将那里的dú素给xī出来。”

    “xī哪里啊?”

    “当然是你这里。”老杰说道。

    李婷婷听到这,羞躁不已,一个陌生的男人,xī自己的胸.部,多难为情啊,而且自己可是已婚的女人啊。这样做,是不是对不起丈夫啊?

    但这生育问题可是大问题,她不想再因为这个,被丈夫辱.骂了。

    内心纠结再三,李婷婷说道。

    “你真的能保证治疗好我的病吗?”

    “当然!”老杰厚.颜.无.齿的答复。

    李婷婷咬着粉唇,冥思片刻,最终经过一番挣扎后,还是答应了。

    “行,那就麻烦您了。”

    “嗯,你放心,我这是正规的治疗,你放心,那我开始了啊。”

    老杰说完,猛地tūn了口口水,将憋红的老脸朝着李婷婷的胸.部凑了上去。

    一股浓烈的香味迎面扑来,越闻越香。

    再靠近。

    脸贴在了柔.软的地方。

    老杰只感觉脸上一阵发烫,大脑一片空白,一头扎了进去。

    吧唧。

    对着左边那团,张.开嘴巴,凑了上去。

    李婷婷皱着眉头,被这么一nòng,浑身难受sǐ了,俏.脸涨红。

    “嗯啊……”

    她忍不住叫出了声音,樱桃小.嘴巴婷婷张.开。

    跟她老公办那事儿的时候,可没这么强烈的感觉啊,这黑人就是不一般啊。

    啊,好舒服。

    李婷婷正想着,可突然她想到自己这是来看病的啊,怎么能hú思乱想呢。

    她强行让自己保持冷静,但是杰克逊的动作越来越激烈,身.子跟着越发的难受。

    杰克逊可能好久都没尝荤了,今天这么好的机会,而且还是身材bào表的女老.师,早已经垂涎已久,怎么能放过呢。

    李婷婷有点受.不.了.了,身.子颤.抖不已。

    真的好难受啊……

    她实在受不了这个刺.激,伸出手一把摁住老杰的脑袋,摁在胸前,昂着俏.脸。

    “杰克逊,你这,这是在干什么啊?不是要给我xīdú素吗?怎么能用舌.头……”

    “你这dú素活性太强了,隐zàng在最里面,必须要通.过外界的刺.激,让它出来,才能xī出来。”

    老杰早就想好了理由,一本正经道。

    说完,又继续扎了下去,被两团结结实实的包裹.着。

    下面早就起来了,那正好碰到了李婷婷的小腹上。

    李婷婷下意识感觉到了,昏暗中,隐约能看见那恐怖的本钱

    她早就听说黑人的宝贝无与伦比。

    突然间,她倒是很想见识一番。

    “杰克逊,要不,要不你往下nòng.nòng?”她指着小腹。

    老杰一听此话,知道李婷婷控.制不了了,心底一阵xié笑。

    “好,这就帮你。”

    说完,他笑眯眯低下头,张.开嘴巴,在她的肚子上活动着。

    nòng了一阵后,李婷婷并不满足,大.tuǐ婷婷张.开。皱着眉,扭摆着腰。

    老杰见时机成熟,嘴巴再往下,在她肚眼部位撩.拨了两下。

    李婷婷颤.抖的幅度更大了。

    老杰知道机会来了。

    老杰迅速将她的裤头拉了下来,两条修.长白.nèn的大.tuǐ浮现眼帘。

    他的嘴巴一直没停,眼珠子还一直四处乱瞅,虽然昏暗,但是也能看到隐约。

    只看见此时李婷婷正在疯狂的扭摆着丰盈的水蛇腰。

    他激动极了,用手夹.住黑sè镂空小裤,轻轻一拉。

    迷糊中,李婷婷下面一凉。

    下面竟全都被拖.光了,正羞躁时。

    嗯啊……

    老杰对着那处,呼出一口热气。

    李婷婷浑身打了个机灵,两.tuǐ发软,差点就跌倒在地。

    一阵慌张,她开始冷静下来。

    我这是在干嘛啊?

    这哪里是看病啊?不能这样,我不能这样做,不能对不起我的丈夫啊!

    强烈的道.德感,让李婷婷开始怕了。

    她慌张的起身,将底.裤拉上。

    胸前的柔.软随着动作,来回晃荡着,老杰还沉迷其中,还想凑上去。

    但被李婷婷阻止了。

    “不,我不要这样了……”

    她挣扎的推开了老杰,老杰情绪虽然低落,但冷静后,也知道这是在趁人之危,但这个极品马上就要触手可得啊,怎么能这样就放弃了呢。

    “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回家了。”李婷婷整理衣物,低声道。

    “你身上刚才被我治疗的有味了,以防万一,我诊所二楼有个浴.室,你可以进去洗好再回家嘛,而且现在停电了,都看不见路……”

    老杰wēn和的解释道,其实包zàng祸心。

    只要留住李婷婷,就不怕没机会。

    李婷婷本来想拒绝的,但是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他裤之里的东西,她又忍不住了。

    “那,那好吧。”

    二楼浴.室。

    李婷婷正冲洗着热水澡,可脑子里一直无fǎ平静。

    这边,老杰正在浴.室外沙发上躺着,躁动不已,回想着方才的画面,嘴巴里还残留着那种余香。

    就差一点,就能品尝到她那里了。

    咕噜。

    他忍不住解.开裤子,想着李婷婷曼妙劲bào的身材,开始忙活起来。

    正在这时,突然来电了。

    一片通亮。

    浴.室里正洗澡的李婷婷吓了一跳,地面太湿.滑,没站稳。

    啊!

    一声惨叫。

    老杰听闻惨叫.声,赶紧冲了过去,拿出钥匙就把门给打开了。

    这一开。

    老杰热xuè沸腾了!

    此时李婷婷蹲在地上,一双美.脚撑着地面,手捂着脚踝处。

    看到她雪白的身.体,老杰哪能忍啊。

    “怎么了,这是?”

    李婷婷回头一看是老杰,羞躁到不行,赶紧捂着身.子,脸涨红的跟苹果一样。

    她想让老杰赶紧出去,但是脚踝太疼了,诊所又只有老杰一个人,无奈下,她低声道:“我脚崴了。好疼啊……”

    老杰听了,赶紧跑去拿来跌打yào水,然后火急火燎的跑回来,关心道:“来,我这有yào水,给你揉.揉,很快就能好。”

    这种情况,李婷婷也顾不得自己没穿衣服,只能让老杰用.yào水揉脚了。

    老杰一边欣赏着这极品的身材,一边揉.niē着她的脚踝。

    刺.激极了。

    那处的反应一直没有消退。

    李婷婷很快注意到了那一幕,眼神泛光的盯着那里。

    好恐怖啊。

    她tūn了一口口水,之前跟他老公看过一段欧美小.电.影,看过一次……

    老杰注意到她的表情,知道她动了心思。

    一把抓.住李婷婷的手,“这里,你想看吗?”

    李婷婷吓了一大跳,咬着粉唇,脑子一片混乱。

    俏.脸越来越红……

    灯光下诱.惑十足。

    老杰抓准时机,竟放下跌打yào酒,直接把裤子给拖了,露.出了真容。

    天哪。

    李婷婷震.惊了,她不敢相信那东西可以这么大,恐怖的让人难以置信。

    她羞涩的捂着双眼。

    但胸前没了遮拦,两个柔.软直接崩了出来。

    老杰看的又膨.胀了一圈。

    李婷婷捂眼的时候,脑子里还在想着,这玩意要是吃下去,会不会撑sǐ啊?

    “其实李.老.师啊,还有一种疗fǎ可以治疗你不.孕不.育,你想试试吗?”老杰又开始忽悠了。

    “什么疗fǎ啊?”

    “你生育系统dú素肯定不少,积攒了不少阴气,古话不是说阴阳调和可治百病吗?”老杰又开始忽悠了。

    “怎么调和啊?”李婷婷紧张问道。“你不会是想跟我做那事儿吧?不行,我不能背叛我丈夫……不行!”

    “你想多了,可以不用进去,只是在外面贴着就行。”老杰xié笑着,想着只要贴着,还怕没机会?

    盯着那物,李婷婷脑子更混乱.了,一方面是渴望,一方面是道.德挣扎。

    “真的嘛?”

    终于,她还是按捺不住内心的渴望。

    “真的,我还能骗你不成?”

    “好吧……”

    说完,老杰就把李婷婷从地上扶起,左手一把扛住她雪白的大.tuǐ,夹在洗手台上。

    老杰将身.子婷婷一挺。

    李婷婷闭着眼,将身.体重心往前倾倒。

    慢慢的,慢慢的两人的身.体触.碰到了一起。

    喔……

    两人都没忍住。

    老杰只觉得身上快zhà开了。

    而李婷婷呢,那家伙实在是太恐怖了,自己丈夫的本钱连这一半都没,这要是能享受一番,会是什么感觉啊?

    想到这,她竟然忍不住的扭摆起来了。

    两人的身.子越来越烫。

    老杰被磨蹭的有点受.不.了.了,真想往前一顶,挤进去。

    “好难受啊……”

    nòng了几分钟,李婷婷彻底失去了理智,竟然张.开红.唇,忍不住低声道。

    “想吗?”

    老杰将脸凑到她耳边,吹了一口热气。

    “想,想,我想啊……”

    终于,李婷婷还是放空了自己。

    得到李婷婷的同意后,老杰彻底放飞自我了。

    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将李婷婷的tuǐ从卫生间上拿下,让她趴在马桶上。

    就想要从后面进去……

    老杰心里的浴火也是越发的强烈,激动的心脏都直砰砰直跳,呼xī急促。

    瞪大眼睛sǐsǐ的盯着眼前的绝美风景,老杰tūn了tūn口水,宽大的迫不及待的手抚.mō上那细.nèn的肌肤,不过只是在边缘试探着。虽然他心里着急,但是更想通.过调.戏让李婷婷忍受不住,这样才能让李婷婷知道他的厉害。

    他心里打的可是一个长久的算盘。

    心里的xié念在脑子里转着,手上却很有手fǎ,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一阵阵酥.麻的感觉如同过电一般涌过李婷婷全身,杰克逊的技巧让她全身颤栗,舒服的不行,她小.脸微红,忍不住舒服的轻呼出声,自己意识到之后觉得很羞愧就咬住下嘴唇强忍着不发出声音来,心里却是养的不行。

    道.德的底线和她身.体的欲.望在脑海里碰撞着,让李婷婷纠结,直到……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的硬.物抵在她的大.tuǐ上的时候,她的眼神已经忍不住的迷离了,心里颤.抖着既害怕又激动。

    随着李婷婷的一阵颤.抖,老杰看时机已经差不多了,而且自己也实在是忍不住想要赶紧大干一场,就在他准备好武.器准备冲刺qiāng林弹雨一番的时候,一阵铃.声猝不及防的打破了空气中这份暧昧的气氛。

    熟悉的铃.声让李婷婷全身一震,立马起身,这一起身,让杰克逊扑了个空,白般可惜。只见李婷婷弯着腰在放一旁的衣服里手忙脚乱的乱翻,灯光打在她的肌肤上,白.nèn.nèn的仿佛在发光。杰克逊tiǎn.了tiǎn嘴角,心里想着也不急于这一时。

    反正拖都拖了,还能跑的掉吗?

    李婷婷急忙翻出了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瞬间一愣,是她老公陈强打过来的。

    下意识的屏住呼xī看了杰克逊一眼,李婷婷伸出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他不要出声。

    天知道杰克逊现在有多苦恼,这个点电.话早不来晚不来,还真会挑时候,就在马上就成功的时候打开,但是没办fǎ,他只能压.制住内心的火气,wēn柔的笑笑。

    慌乱的把衣服套.上之后,李婷婷逃似的直接光着脚就跑出浴.室接起了电.话。

    接通了电.话,那边立马穿出了一个男人怒吼的声音。

    “李婷婷,你干什么?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那边声音大的就算杰克逊在浴.室都听见了,他咬着牙心里暗骂:他要是有李婷婷这样的老婆每天疼爱还来不及呢,这个男人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

    “闭嘴吧!这么晚了你是不是还没回家!臭裱.子!大晚上的不在家待着就知道出去鬼混!生不出孩子也是你活该!”

    “生不出孩子是我一个人的事儿吗!”听着那边的è.语相向,李婷婷实在是忍不住,内心的不满和委屈都堆积在一起,用.力吼出来。

    “mā了个巴.子的,你还敢顶嘴?我怎么瞎了眼娶了你这么败家酿们儿,连个弹都下不出来!还不如一只老母基!”

    每一个字都像一根zhēn一样生生的扎在李婷婷的心里,终于是忍不住眼泪夺眶而出,为了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她一手捂着自己的嘴巴,默默的蹲下来,听着电.话里永无休止的谩骂。

    如果让陈强听见她的哭声的话,只怕是骂的更加难听。

    骂了半天之后,陈强甩下了一句:“我今.晚要出去喝酒不回家了,你自己小心点!”说完就毫不留情的挂了电.话。

    看她这样,杰克逊心里别提多心疼了,慢慢地走过去,停在李婷婷的身后,看着她一上一下的肩膀,就知道她伤心的厉害。

    由于刚才穿衣服太着急,李婷婷内.衣也没穿,身上的水也没擦,她单薄的衣服现在紧紧的贴在身上,里面的风景清晰可见,隐隐约约的更加诱.惑,只不过……杰克逊强忍住冲动,现在不是着急的时候。

    一只宽厚的手轻轻的搭在了李婷婷的肩膀上,轻柔的拍了两下以示安慰:“你还好吗?放心哭吧,这里还有我呢。”谁知道这样一安慰,李婷婷哭的更厉害了,直接哭出了声。

    可能是陈强的混.弹让她太久没有感受到过被安慰被呵护的感觉,杰克逊无意的wēn柔的安慰,让她心里更加难受,仿佛找到了一个情绪的突破点,一发不可收拾。这样一哭,倒是吓了杰克逊一跳,他可不擅长哄哭了的女人。

    就在他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李婷婷突然转身扑在了他身上,搂住他忍不住就开始哭了起来。

    第一感觉就是……哇撒!好软!随即他就忍不住xuè脉烹张,心里激动起来,感觉全身的细胞都在激动。

    想不到这还误打误撞了。轻柔的伸手拍着李婷婷的背,把她搂在怀里,看上去好像在安慰一样,实际上那一双黑.手趁机上.下.其.手,好好的享受了一番。

    一双眼睛也在李婷婷的身上liú转不停,他强.压着急促的呼xī,尽力克制着。

    你说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女人躺在自己怀里,软不说,还湿哒哒的,这哪个男人能忍得了啊。

    哭了一会儿,李婷婷控.制好情绪,从杰克逊的怀里钻了出来,杰克逊只觉得胸前瞬间就空虚了,只觉得一阵阵失落。

    “实在是抱歉啊杰克逊,让你见笑了。”她低头抹了抹眼泪,由于是正对着杰克逊,两个人都坐在地上,她低头一眼就看见了杰克逊的大家伙,虽然说杰克逊穿上了内.裤,但是那昂扬的样子就好像马上要冲出来似的。此时此刻,她也忘了刚才的伤心了,心里满满的震.惊。

    怎么好像……更大了呢?

    感受到李婷婷炽.热的目光,说实在的,杰克逊心里还有一些窃喜,这可是他引以为傲的宝贝。

    “那个……”她一抬头看见杰克逊居然只穿了一条内.裤,刚才太伤心了也没注意,而自己……她一低头发现自己穿和不.穿也没有什么区别,头发湿哒哒一直往下.liú着水,衣服差不多也都湿.透了,下意识的双手抱在胸前,婷婷低着头,心里尴尬的要sǐ。

    想起刚才在浴.室里发生的事情,她的脸更是发烫,自己刚才居然没有把持住,差一点……

    看着眼前的李婷婷羞涩的模样,刚才他燃起来的浴火也还在熊熊燃.烧着,想着刚才李婷婷都同意了,杰克逊也忍不住了,二话不说一手就mō上了李婷婷的大.tuǐ,脑袋凑过去,朝着她的耳朵吹了一口气,伸出舌.头开始tiǎnshì勾引。

    一阵酥.麻直击李婷婷全身,她颤.抖着,呼xī有些急促,却在杰克逊的手向上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

    “怎么了?”杰克逊一愣,停下了动作,心里可是着急的很,恨不得立马就把眼前的人给扑倒,吃的一干二净了。

    “那个,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说着她就起身去了浴.室,还关上了门。应该是去擦干穿好衣服去了。

    低头看看自己擎天柱,杰克逊心里一阵苦闷,简直都想哭了,到嘴边的天鹅都这么飞了,就差那么一点点……怎么能让他不可惜!

    看来今天是不行了,就怪陈强破.坏了他们之间的性质!没办fǎ,他随便找了衣服穿上,坐在沙发上点了一支烟来缓解自己浴火。

    不一会儿李婷婷就从浴.室里出来,头发和身上都已经擦干了,刚才他听见里面吹风机的声音响了半天,应该是李婷婷想要把衣服吹干,可是无奈太湿.了,还是能够隐隐约约的看见她里面若隐若现的肉。

    直勾勾的盯着她也不好,杰克逊强行错开视线,随便找了个外套披在李婷婷身上:“你还是穿这个回去吧,衣服湿着容易感冒。”

    感冒是其次的,重要的是可不敢想象李婷婷这样上.街会出什么事儿,他还没得到李婷婷呢,可不能让别人给抢了去!

    本来是想要拒绝的,但是想了想反正今天陈强也不回来,自己这样的确是也出不了门,就点了点头:“谢谢杰克逊,那……我先就走了。”说着转身就走。

    “等等!”

    他一喊,李婷婷停下脚步疑惑的回头:“怎么了?”

    “那个……你这个胸.部dú素的问题的确很严重,你必须要重视了,否则不仅生不了孩子,也会引发一系列妇科病的。”

    “这么严重?”李婷婷瞥眉,心里有些担心。

    “当然,我是医生,你要相信我,一定要找时间让我好好给你调理调理,还是很有希望怀上孩子的。”他一本正经,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还真的让李婷婷信以为真了。

    当然,他是另有目的。

    一想到还要进行那样的治疗,不jìn有些脸红,但看杰克逊一副认真的样子又为自己想多了而觉得羞愧:“我知道了,谢谢杰克逊。”李婷婷说完就踩着小碎步赶紧走了。

    杰克逊靠在门框上吐了一口烟,直到李婷婷诱人的身影看不见了才把门关上。

    “Shit!”刚才看的太入迷,烟烫了手,他急忙把烟扔了甩着手,心里乱糟糟的。

    说实在的,钢材浴.室的光景实在是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想着想着自己就又有了反应。

    看了这一团火xiè不出去自己今天晚上是别睡觉了。

    得了,干脆今天诊所也不开了,杰克逊毫不犹豫的关了门,直径就去了夜市,想要喝酒寻乐好好的去发.xiè一下。

    找了一个近的酒吧就走了进去,说实在的外囯人这个身份在这种地方还是很吃香的,点了些酒摆在桌子上,还没喝几口就有两个女人朝着他走过来,浓妆艳抹,漏腰漏tuǐ的,身上就那么几块儿布料,一边一个的在他两边坐下。

    “喝一杯?”杰克逊嘴角坏笑着,一双眼睛毫不掩饰的在两个穿着bào.露的女人身上liú转。

    反正在这种地方,主动靠上来的,都是有这个心思。

    大家都是成年人,各取所需,根本也不用掩饰什么。

    这两个女人倒是毫不客气,坐下之后笑盈盈的拿起他桌子上的酒就开始喝。

    看着她们两个的样子,杰克逊估计自己的火儿有地方xiè.了。

    毫不犹豫的左手直接搂上了左边黄发大.波浪的腰,不出意外的没有拒绝他,还笑盈盈嘴里说着:“讨厌!”

    这jiāo俏的声音真是让杰克逊心里养养的,不过说实话,这两个女人,都比不上李婷婷,要啥没啥,骨头架子,要是放在平常,他看都不带看一眼的,不过今天正赶上他正着急着,也就不挑三拣四的了。

    今天也算是这两个女人有福气了。

    另一只手朝着右边的短发妹的大.tuǐ就mō了上去,她一开始倒是躲了一下,之后却没有太大的反应,杰克逊也就没有太在意。

    酒吧这种地方都是黑灯瞎火的,说实话也是为了他们这样的客户方便。他现在浴火难当,忍不住就直接往上mō,想要赶紧xiè火儿,本以为畅通无阻,短发妹却挡住了他的手。

    “嗯?”杰克逊眉头一皱,有点不高兴:“你这是什么意思?”

    “哎呀,这位哥.哥,你着什么急嘛!一点情.趣都没有。”她拿起桌子上的酒凑上来,还给杰克逊倒上一杯:“先喝个尽兴,反正我们姐妹……对吧?”她看了黄发大.波浪一眼就朝着杰克逊抛媚眼。

    “是啊是啊。”黄发大.波浪立马应和着。

    “哦~”杰克逊来这种地方的时候也不多,只当是她们的一些小情.趣,也愿意陪她们玩儿一玩儿,体验体验也不错。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