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随笔美文情感随笔

{口述}在学校和两个学长*自己坐下来办公室*

2020-10-10 17:18  本文已影响人  晴天

    岑嘉正尴尬,刚想说不是,赵柔出声打断。

    “自己坐下来办公室可爱,不过,他...似乎不爱说话?”江诉景问得委婉。

    他继续眨巴着可爱的大眼睛:“妈妈说,姐姐对我的爱都在眼睛里,心里那份被你偷偷藏起来了,你越讨厌我,就是越爱我。”

    岑嘉刚到厕所外的楼道,便看到岑加善皱着张小脸在哭,旁边还站着陈小虎,垂着头不说话。

    她还额外收了陈小虎父亲的礼。

 {口述}在学校和两个学长*自己坐下来办公室*

.=========================

校花的水蜜桃(1.8慎入H.文)绝对正点

↓↓

点击下面链接,看爽.文,全是福利呦

>>>>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

=========================

    教训完陈小虎,她拉着他走了过来,和岑嘉说:“小孩子们闹着玩呢,这个年纪的小孩都比较顽劣,很难管教。”

    在门房登记的时候,忽然,里面传来一阵熟悉的爆哭声,岑嘉脸色一变,立马扔下手里的笔,迅速跑出去。

    岑嘉没给他指,但江诉景的视线几乎一瞬间就锁定在了角落里的那个和她面容肖似的小小身影。

    赵柔看了眼岑加善的小背影,没做犹豫便掉头到陈小虎身边,把他带着往厕所走,给他准备好了纸巾,还简单交代了几句。

    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他根本不了解岑嘉。

    老师正带着小朋友在院子里玩游戏,小朋友们异常兴奋,脸上洋溢着笑,欢脱的玩成一片。

    岑嘉一心扑在怀里的小人身上,眼里浓烈的爱意没半分遮掩。

    江诉景因为她的这个动作揪紧了心,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他转身迅速推开那扇因为大力弹回的铁门,不管不顾也往厕所跑去。

    江诉景一句话不说,低头在手机上发了条信息,走两步跟上了她。

    一个专注开车,一个垂头不语,车里静寂的可怕,到了十字路口,岑嘉说:“走合昌街吧,从那过去。”

    这时候,岑加善也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江诉景,他抬睫,紧盯着细细看了几秒,而后,软糯糯喊出小小一声:“姐夫。”

    看到门口的岑嘉,岑加善雾气氤氲的眼里出现一抹光亮,哭声瞬间弱下来。

    赵柔正在一旁厉声教训着陈小虎。

    “你真有弟弟?”

    赵柔注意到他的情况,和另一个老师说了几句,便也朝教室走去。

    没注意腿还撞到了门口的桌角,桌腿在地上发出凌乱又刺耳的摩擦声,她像是感受不到疼似的。

    “没关系。”

    赵柔刚给岑加善穿好裤子,正在抱着他轻哄。

    “赵老师,我知道了。”陈小虎跑进厕所。

    岑嘉摸着加善的脸蛋:“别害怕,姐姐在,我现在要和你确定两件事,你如实告诉姐姐,点头或者摇头好不好?”

    岑嘉来的次数很多,平均半个月一次,门卫是个面善的老大爷,见了她很多次,都把她认熟了,做了登记后就把两人放进去了。

    “可是——”岑加善看向江诉景,思考几秒,奶声奶气道:“这个哥哥看你的眼睛就像你在看我,他是不是也像你对我一样,偷偷爱你。”

    这家幼儿园厕所是分男女的,从小注重培养孩子的性别和独立意识,简单教过后,便放开手让孩子们自己去做。

    什么原因会让一个女生对自己的名节到了无所谓的态度?

    一定程度上已经近乎麻木。

    岑嘉蹲下身,心疼地给他擦着眼泪:“告诉姐姐,怎么了?”

    忽然,角落里的小男孩站起身,把敞开的门合上,自己进了教室。

    陈小虎是班里过于调皮捣蛋的孩子王,之前就有过腿卡到厕所下水道的经历。

    岑加善不原谅,岑嘉也不会多说半句。原谅,她也不会就此放弃追究。

    岑加善这点随了岑嘉,不撒谎,他再次点头。

    岑嘉站在不远处的栅栏外,静静望着岑加善的一举一动,心里是说不出的难言情绪。

    岑加善因为心疼岑嘉,怕她受累,没在怀里待太久。

    “好。”

    他没说话,把脸埋进岑嘉胸口,小手紧紧揪着她的衣服,没解释自己哭的原因,只说了句:“姐姐,我想你了。”

    “可是——”岑加善话咽下,带着不解,想了半天还是决定说出自己的想法:“你带我去游乐园玩的事情,我听姐姐的,都没告诉过妈妈,我知道你爱我,但妈妈不知道。”

    “他是姐夫吗?”岑加善从她身上直起来,白皙细嫩的小手摸着岑嘉的脸,一下一下像羽毛滑过,眼神带着明显疑问。

    他很想要一口气说完,稚嫩的声音带着点急促:“可是有一天,妈妈也和我说,姐姐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比她和爸爸都要更爱更爱我,我很害怕她知道,然后我就问妈妈为什么这样说。”

    偶有小孩子上前拉着他一起玩,他都摇摇头拒绝了。

    岑嘉继续:“上次那个魔方摔碎了,这件事和他有没有关系?”

    想要单纯合住一段时间就了解她,无异乎是做梦。

    他想试探她的态度,更想委婉的告诉她,她应该要学会保护自己。

    岑嘉温柔又看了几眼,近乎决绝的转身离开,收回目光。

    实际上,他根本不想做这个解释,或者说,他心里现在有更多其他的想法。

    岑嘉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眉眼间是他从未见过的温柔:“对啊,五岁了,很可爱。”

    赵柔更是如此,不仅仅因为她是班主任,有这个义务。

    岑嘉正色起来:“上次你衣服后背涂满了彩笔,是不是他干的?”

    话还没说完呢,陈小虎一脸不高兴的嘟囔着:“他穿粉色裤.衩,还玩粉色魔方,文具盒都是粉色的,我妈妈说女孩子才喜欢粉色,粉色丑死了。”

    岑加善摇摇头,拒绝:“我自己可以的。”

    原不原谅是小孩子的事,追不追究是大人的选择。

    “老师,我要上厕所。”说话的是另一个虎头愣脑的小男孩,人如其名,叫陈小虎,胖嘟嘟的,看着就很结实。

    “走啊,一起。”江诉景说。

不在意这几个字岑嘉还没大度到能坦然说出口,但装作无所谓这种事,她已经做到很熟练。

    江诉景就是这时候进来的,岑加善或许看不清她的表情,可岑嘉——

    “你在替我解围,我知道。”岑嘉怔怔盯着他的侧脸,一种难言的情绪蔓延至全身,直捣心窝,不受控制:“谢谢。”

    不光是岑嘉,江诉景也被这声叫的失了神。

    “他是不是很可爱?”

    “他没问题,很聪明,比这里任何一个小孩都要聪明。”岑嘉说:“他只是喜欢一个人玩,不喜欢别人过多接触他。”

    但是现在,他根本不能再继续之前那个可笑又幼稚的想法。

    岑嘉一把抱起他柔软的小身子,手抚着他的背安抚着他的情绪,在不算宽敞的楼道里踱步走来走去。

    刚到门口,岑加善迈着小腿从里面走出来,手里拿着整整齐齐一块扯好的纸巾,没多说一句,老师就意会了他的意思:“加善要去厕所吗?用不用赵老师带你一起?”

    视线落到墙角,有一个漂亮的不可思议的小男孩蹲在那里,小脸上没有羡慕的神情,只低着头,玩着手里的魔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尽管曾经有段时间岑嘉也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那些话,说得好听点是在夸她漂亮,说他眼光好;难听点,就是对她的言语羞辱,她怎么能当作没听见?

    赵柔蹲下身对陈小虎说:“小虎,给加善道歉,我们握手言和好不好?”

    岑嘉了然,看向身边脸色发白的赵柔,毫不吝啬发出自己积压在心的质疑和不满:“我想请问贵园对这些事情是否知情?如果知情,你们老师又是怎么解决这件事的?如果不知情,你们今天知道也不算晚,给我个合理的解决方式。”

    “行。”

    “好。”

    对这个小孩,老师们是一万个担忧。

    从那以后,老师们格外关注他的一举一动。

    小孩子闹别扭的理由很奇怪,但岑嘉一点都笑不出来,包括目睹了全程的江诉景。

    “我姐姐最喜欢粉色。”岑加善反驳:“粉色最好看了,我也喜欢粉色。”

    除了......姐姐。

    岑嘉其实和岑加善长得很像,五分像,眉眼都随了岑建深,平和又温柔,目光里流转着清澈。

    “别介意,我只是不想让他们误会你。”江诉景和她解释,脸上褪去之前的散漫,也多了一丝复杂的情绪。

    江诉景站在门口,视线再次落到她怀里那个软萌小家伙的脸上。

    江诉景舌尖抵着上颚,看到她这副无所谓的态度,还是没忍住开口问她:“你不觉得我是在占你便宜吗?”

    车拐入右边的街道,黄色标牌上画着两个小孩,前方有一家幼儿园。

    岑嘉耐心说:“不是,姐姐一会再给你解释。”

    江诉景觉得自己有必要把她的资料详细看一遍。

    他之前不想像查户口一样查的清清楚楚,尽量给予这段关系最大的尊重,想自己慢慢去接触了解她这个人。

    江诉景心情复杂,不知道该给她什么回复,淡淡“嗯”了声,没再说话。

    分明红了眼。

    他挣扎着从赵柔怀里出来,小跑着过来抱住了岑嘉的腿,哭声变成了抽噎,声音软糯:“姐姐。”

    岑嘉蹲下身,抓着岑加善的小手,因为陈小虎那句话,他情绪又起来了,眼里盈着泪花。

    岑加善很聪明,前几天老师教简单的人物关系,他首先就想到岑嘉,便问对姐姐的另一半的称谓。

    岑加善小手紧紧搂着她的脖子,揪着她后颈的衣服,仿佛怕她下一秒就消失不见,已经停止哭泣,但还是止不住抽着气,漂亮的眼睛晕染着一层水汽。

    “我想去看看我弟。”岑嘉问他,带着试探和小纠结:“要不要一起?”

    “走吧,办正事了。”

    岑加善点头。

上一篇 下一篇

猜你喜欢

热点阅读